刘海龙:都市需要农业吗?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4-07 11:58
分类:业界访谈 全部资讯 最新动态
刘海龙,香港土地正义联盟执行委员
农业看似是乡郊才会出现的东西,大家也习惯将香港农业视为夕阳行业。剩下数千公顷的农地在欠缺产业想象之下,也成为最近土地大辩论必然要起楼之地,争拗就在于以公私合营让政府帮发展商开路,抑或用土地收回条例让政府主导发展。但我们不妨退一步想,为何农用就是落后,起楼才是发展?联合国在二十多年前就偏偏反其道而行,提倡都市农业(urban agriculture)。

为城市服务的都市农业

都市农业在现今香港并非无迹可寻,大家很容易就能想象到小区园圃、天台种植,甚至在室内照灯植物工厂,原来这些都只属市内农业(intra-urban agriculture)。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同时强调一种称为市郊农业(peri-urban agriculture),涵盖都市外围一定范围的农田,为附近城市生产食物,同时善用城市的劳动力、厨余及市场资源等多种资源。七十年代后香港农业已鲜见出口外地,都算是为香港生产的都市农业。

发展中国家在欠缺财力之下,会以低成本的都市农业同时处理食物自给及失业人口等都市问题。但连纽约、伦敦及上海等发达城市都大力推广,来应对有钱都不易解决的城市问题。例如零八年初华南大雪灾令跨省运输瘫痪,上海就有赖周边农产去减缓食物价格波动。东京除了透过天台绿化去为石屎森林散热外,原来附近的水稻田也能吸热去纾缓热岛效应。伦敦就在一二年举办奥运之际大力推广小区种植,绿化美观之余更能推广健康饮食生活文化。农业逐渐走出被扶贫的落后形象,蜕变为改善都市生活的重要产业。

农地郊野作为香港人呼吸的空间

就算香港当下农业式微,其实我们也曾受惠于都市农业。相信大家还记得,对十五年前SARS威胁之下百业萧条,没病出街都要戴口罩,要走出水泥地才能放心呼吸。我们去郊野公园途中也重新发现香港的良田遍野,新鲜健康的蔬菜唤醒了我们跟大自然的扣连。根据笔者硕士研究的访问资料所得,当年绿田园基金的农场访客人数升了一倍。足见我们就算不务农,甚至自少被长辈教训“读不成书就要耕田”,但并不代表香港能轻言放弃农业。

SARS前后十年的经济不景,却是有机农业发展的契机。在农地价格较正常,同时市民在疫后更注重饮食健康之际,官方及民间都推出耕种班,让新血入行及农二代适应有机耕种。农业作为城市经济波动的缓冲,其实并不罕见,例如台湾有因为政经及文化因素带动的「返乡青年」;大陆近年在食物安全问题及工商业发展减缓之下,也有不少青年返乡务农及研发电子商贸改善农民销路等等。香港人虽然多数在地理上“无乡可返”,但超过四千公顷的农地,很有可能会是下一次经济风暴的避风塘。

打破有地无人耕的困局

不过有待复耕的农地超过三千公顷,经官方复耕计划轮候耕地的三百人也耕不到一成面积,在低失业率的香港,如何找农夫耕田?答案很可能就在都市。笔者在生活书院的讲座喜见两个好例子:名为云耕一族的社企在中环商厦等天台开拓种植空间,让商界透过耕种改善员工生活及向弱势人士分享有机农产;天水围小区发展网络就连结热心街坊善用小区荒置空间,更成功争取将公共屋邨的一个花槽转为香草种植。都市人对耕种空间的需求,最明显就是期期爆满的康文署小区园圃,大家不信可试报名有多难。

不少市郊农场已转型为休闲农场去增加收入,小区园圃参加者也经常越种越多,希望有更大空间及比十八个星期更长的种植时期,天水围的天姿作围就是小区复耕的好例子,善用都市人力资源之余也善用了不少厨余作堆肥。由菜园村及新界东北抗争打开城乡共生的想象,到今年齐种万斤冬瓜推广农业产销的复耕者联盟,都在呈现出香港实践都市农业的愿景及能力。绿地盖上水泥就难以回头,还望大家从国际经验及本地实践,深思农业何价。
文章来源: 香港独立媒体网 http://t.cn/E6QBzcW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