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垂直农场 中国城市准备好了吗?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4-14 23:51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风起青萍之末。借助于孙正义对Plenty投资,一大波资本纷纷跟着下注砸钱,垂直农场一下子火起来。当前农业科技领域融资总额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三家是投资在垂直种植领域。垂直农场究竟是什么?目前的投资状况如何?在全球大城市人口不断增长的背景下,怎样高效地用更少的资源养活更多的城市人口?垂直农场会是解决城市食物问题的现实可行之路吗?目前垂直农场的行业痛点何在,在农业技术发达的荷兰、以色列发展如何?在中国的前景如何?本专题试图从多个视角予以探讨。 



导读

左有风投追捧,右有足够大的市场前景,就意味着垂直农场生存容易了吗?并非如此。众多垂直农场当前要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如何卖出每一棵生产出来的蔬菜。由于缺乏需求,许多垂直农场甚至尚未能够全年生产。

资本之风持续吹拂在垂直农场。

2018年6月,阿联酋航空与美国垂直农场创业公司Crop One签订4000万美元的联合投资协议。

这个投资金额与孙正义一年前砸在垂直农场初创公司Plenty上的2亿美元相比,不算巨大,但体现了创投资本对该领域的持续关注。

2018年1月,Plenty宣布,将在中国的城市里建造300多家有机室内农场,第一个农场将有望在2019年启用。

随后,国内媒体纷纷用有机、室内、农场,这三个关键词,来定义Plenty。但这三个词,并没有反映Plenty农场背后的实质。

实际上,这家农业科技公司所代表的,是一种已经发明了数十年、初衷就是为大城市而生的新型种植系统——垂直农场。

垂直农场希望喂养的是那些因为农田越来越少、土地越来越遭到污染的大城市人口。按照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世界人口预计将达到97亿,比现在人口多出33%,预计其中三分之二人将居住在城市,这个数目已经超过60亿。

谁来让 60 亿张嘴吃上更新鲜、更充足的蔬菜?垂直农场可以吗?如果300个垂直农场来了,中国的农业、消费者做好迎接它的准备了吗?

美国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 对垂直农场2018—2025年的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垂直农业市场规模仅为11.5亿美元,但人口的空前增长增加了对城市农业的需求,预计到2025年,全球垂直农业市场将达到99亿美元。

资本风口上的垂直农场

因为获得孙正义的青睐,Plenty所代表的垂直农场一下子火了。

                                       

Plenty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硅谷。在软银旗下愿景基金2017年7月宣布砸下2亿美元在其B轮投资时,Plenty甚至还没有对外公布任何盈利数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融投资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该数据库显示Plenty年收入约为500万美元。

Plenty为什么能迅速吸引孙正义砸下重金?根据孙正义后来发表的声明,他认为该公司具有帮助提升大城市周围农作物产量的潜力,能变革现在的食品体系,提升人类生活质量。Plenty也描述其愿景是,希望用1%的水,不到1%的土地,没有农药,没有合成肥料,将最新鲜最好吃的水果和蔬菜带到世界各地。如今,中国就是它的下一个市场。

其实,孙正义对Plenty敲定这笔巨额投资之前,垂直农场已经逐渐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

成立于2004年的AeroFarms,去年完成4000万美元(约人民币2.7亿元)的D轮融资。投资者中不仅有高盛,还有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家族风投基金、金沙江创投等著名机构的身影。

农业风险投资平台 Agfunder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农业食品技术融资同比增长29%,其中,新型农业种植融投资总额达到6.52亿美元,相比2016年增长233%。其中,Plenty贡献了当中大头。

在美国之外,垂直农场也获得不少资本青睐。2018年2月,德国垂直农业服务商Infarm完成了2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7亿元)的A轮融资。Infarm计划到2019年底在全欧洲拥有1000个种植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结合农业风投平台Agfunder和融投资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统计发现,全球当前农业科技领域融资总额排名前十的公司当中,有三家专注于新型农业种植,Plenty 和AeroFarms 都是垂直农场。另一家BrightFarms则是温室室内种植。BrightFarms 2018年6月底刚刚完成5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刷新了AeroFarms的融资纪录。

不只是把土地“叠”起来

垂直农场到底是什么?

顾名思义,就是把如今种植农作物的农田从平面变得垂直、立体起来。更准确说,是把土地层层“堆叠”起来。这有什么好处?最明显的是,节约土地,提高单位土地的作物产量。

Plenty的种植方式更为奇特,不是平行堆叠,他们的蔬菜和水果,是从种植塔的侧面生长起来的。

但不管如何奇特,垂直农场最初诞生的目标就是:用更少的土地,更少的水,种出更多的作物,养活越来越多的人。

1999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Dickson Despommier 提出,用屋顶花园为纽约曼哈顿约200万人提供食物。但在发现屋顶不足以供养如此庞大的城市人口后,Dickson 教授转而研究起室内垂直栽培。2001年,垂直农场在美国有了第一个轮廓。美国垂直农场创业公司Crop One 首席执行官 Sonia Lo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如今美国至少有 50 家创业公司在研究垂直农场。

不过,如果土地都堆叠起来了,作物又怎么充分感受光照,进而成长、成熟呢?这就说到垂直农场的核心技术——光照。

过去30年来,土地资源极为稀缺的日本,一直进行着一种人造光源植物工厂的探索。被称为“现代植物工厂之父”的日本千叶大学的 Toyoki Kozai 博士认为,人造光源植物工厂优点众多:高气密性、高保温性、卫生级别高,可以生产干净、高品质的蔬菜,无需洗涤即可食用。无论是Plenty,AeroFarms,还是Crop One,皆是用人造光源为蔬果提供光照。

如今,日本这类工厂不仅仅“内销”,还已经成功将技术“出口”。其中日本垂直农场的领军企业——Spread,就在今年跟中东国家达成协议:从阿联酋开始,建设20个垂直农场,为中东地区提供稳定的优质蔬菜。

垂直农场跟另一农业技术温室农场,有什么区别呢?

Sonia Lo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种植形式来看,垂直农场用的是堆叠式的,而温室大棚主要是单层的。因此,从所需要的栽培土地面积来看,垂直农场比温室农场要小;而且,垂直农场可以更靠近零售商和终端消费者,温室大棚相对难以做到。

在种植技术上,垂直农场有水培法、气耕法等多种种植法,意味着植物可以种植在水中、悬浮在空中。无需使用土壤,便减少了种植在污染土壤上的可能性,但温室栽培往往是需要土壤的。“Crop One 栽培植物的水,甚至是可饮用的。”Sonia Lo说。

在消耗能源方面,由于温室栽培需要大量的日常光照,辅以少量的人造光,而垂直农场多半使用人造光源,因此,温室农场的电力消耗相对更少。但是,垂直农场种植用水更少,因为水能够循环再利用。“在农田种植作物,大约有90%的水都会蒸发掉,这就浪费掉了”。

一众垂直农场被资本看中,一定有其道理。用孙正义的话说,它具有帮助提升大城市周围农作物产量的潜力,提升人类生活质量。

谁来消费垂直农场的产品?

如果从产量来看,各家垂直农场的产量并不低。各自报出的数据,更像是一场“数字竞赛”:

按Plenty官方数据,按照传统农田相同的面积,Plenty产量可高达350倍,但仅使用1%的水。

2018年,Plenty 将走出硅谷,在美国西雅图地区开放一个10万平方英尺的农场。据美国农业部说法,这个占地10万平方英尺的仓库,每年将增加450万磅(约200万公斤)绿色蔬菜,足以养活18万美国人。

目前全球最大的垂直农场Aero Farms自称产量可以达到同样面积土地产量的130倍。

Crop One,2018年6月跟阿联酋航空签署了4000万美元的联合投资协议,2019年将联合在迪拜建造“世界最大的垂直农场”,占地13万平方英尺,蔬菜产量每天可高达3吨(3000公斤)。

但是,前有风投追捧,后有足够大的市场前景,就意味着生存容易了吗?并非如此。众多垂直农场当前要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如何卖出每一棵生产出来的蔬菜。用Sonia Lo的话说,Crop One 团队每天都在谈论:我们的收益率是多少?我们能卖掉每一片叶子吗?

垂直农场的蔬菜跟传统农田种出来的蔬菜相比,凭什么更吸引消费者?

以美国为例。在美国,蔬菜种植是典型的中心化产业。蔬菜种植大州是位于西部的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如果要运输到美国东部去卖,这意味着要经过近3000英里的运输。东部消费者吃到的蔬菜,或许已经是两个星期前采摘下来,进行冷链包装、长途运输后,再摆上你的餐台。

但是,Crop One在离波士顿市中心30英里的地方建起了垂直农场,Aero Farms离纽约15英里的新泽西州建起了垂直农场。Crop One称,从收成蔬菜到消费者的餐桌,甚至24小时内就能完成。“这无疑更新鲜”。也就是说,用跟有机食物相似的价格,吃到更新鲜的蔬菜,这对美国消费者来说,是一大吸引力。

如今,在波士顿的农场里,Crop One每日生产大约0.25吨的蔬菜,销售给38家波士顿的零售商。大约包括24种蔬菜,有生菜、羽衣甘蓝、芝麻菜、小白菜、香菜、薄荷等。

寻找零售商困难吗?至少Crop One认为,并不难。

“我确定零售商很爱我们的产品。零售商如今也面临市场调整,像亚马逊等网络电商分食着零售商的市场,他们需要给消费者提供更为独特的产品。”Sonia Lo说。阿联酋航空作为Crop One当前唯一一个国际客户,以及唯一一个餐饮服务提供商,是主动找到Crop One团队要求合作的。2019年12月开始,Crop One的蔬菜将交付给阿联酋航空集团旗下105家航班和25家机场贵宾室使用。

而 Aero Farms已经跟纽约州附近的有机超市全食(WholeFoods)等多家连锁超市合作;Plenty 则在积极跟沃尔玛和亚马逊公司的高管会面,希望与其合作出售蔬菜。Plenty销售的餐厅客户当中,甚至包括世界著名米其林三星餐厅 “法国洗衣房”(The French Laundry)的前副厨师长 Anthony Secviar。

但是,也有垂直农场公司找不到客户而死在成长的路上。

非营利组织美国垂直农业协会(AVF)成员、美国农业咨询公司创始人Henry Gordon-Smith认为,首先要证明消费者需要这些室内种植的产品。他透露,由于缺乏需求,许多垂直农场甚至尚未能够全年生产。

Sonia Lo 表示,日本去年有一大批垂直农场倒闭,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但最终离不开“无法盈利”。

那么,跟传统种植出来的蔬菜相比,垂直农场的蔬菜营养成分会有差别吗?

目前,并没有任何官方报告对两者的营养进行比较。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2018年1月份启动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课题,将对垂直农业、温室种植农业与传统农业进行比较,包括碳、水等能源消耗,盈利能力,甚至包括对食物进行首次营养分析。

中国的大城市会接受吗?

美国消费者喜欢,中东市场感兴趣,中国消费者们会接受吗?

六合资本投资副总裁刘雯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考虑终端消费者的消费能力,我国国民平均收入水平决定了这类蔬菜当前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十分有限”。六合资本是北京市农业投资公司旗下的基金及资产管理平台,目前旗下基金管理规模超过30亿元。

以垂直农场如今对标的有机蔬菜为例,刘雯雯观察,超市货架上的有机蔬菜标价虽高,但常出现滞销,具体表现为很多超市的有机蔬菜都会在晚上买一送一捆绑销售,基本售价会降到普通蔬菜价格的2倍左右。

如果无公害、无污染、更新鲜的口感等这样的关键词加在蔬菜上,必定意味着它需要更高的种植成本。然而,“我国目前终端消费市场中买菜的主力还是爷爷奶奶辈的人,这就决定了消费者对产品价格的敏感度较高。”刘雯雯表示。

相比中国,美国的农业种植土地并不少,这种情况下,为何资本会在垂直农场领域发力?刘雯雯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劳动力成本高。当种植蔬菜需要经过几千公里的运输,而大卡车司机又是高薪职业时,仅中间冷链包装、运输成本,就占去了成本大头。

确实如此。AeroFarms的首席财务官透露,当前美国一棵蔬菜售卖的成本里,运输成本占到了20%,冷链包装过程中成本也占到了20%-30%,这已经接近蔬菜售价的一半。

但中国的蔬菜主要是常温运输,并不需要冷链。目前主要加价环节还是在于中间商,从农民种植到超市,会经过收购商、批发商,可能有一批、二批,再到超市和市场。

Sonia Lo坦言,中国蔬菜市场确实很大。中国人目前每天平均吃1000克蔬菜,是美国人一日蔬菜分量的10倍。但是否进入中国,Crop One主要考虑的一点是:大城市人群愿意为这些非常干净的蔬菜付额外的费用。因为如果离开大城市,小城市的消费水平是暂时无法达到的,这会让公司难以实现盈利。

按照Plenty的说法,将在中国开300个农场,还计划在北京和上海建设客户可以品尝农产品的体验中心。这倒是符合当下国内农业探索的另一个风向:田园综合体。田园综合体走的属于农场+ 休闲旅游+产品销售的方式。

Crop One透露,曾跟三个合作伙伴接触过进入中国市场事宜,希望2020年能进入中国,但当下还是要找到很好的合作伙伴。

垂直农场在中国会爆发吗?

六合资本的刘雯雯预测,根据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或许5—10年后垂直农场在中国会更有市场。

但最终,无论是种植商期待的大市场,还是零售商期待的不用打折出售,离不开的根本是——终端消费能力。
文章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t.cn/EXtR3rs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