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优等生”荷兰:垂直农场尚在起步阶段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4-15 22:54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自荷兰政府于2000年提出“用一半资源,打造双倍产量”的口号以来,其在农业种植领域上便不断取得技术突破。

截至2017年,荷兰农产品出口高达917亿欧元,同比增长7%,以产值来计算,仅次于美国为世界第二大农业出口国。值得一提的是,荷兰的花卉、蔬果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

                        

在一些创业者看来,荷兰是农业创新的“硅谷”——在园艺供应商中,许多头部公司都是荷兰公司,这包括温室建设、种子育种到施肥或者照明等众多环节。

在这些公司的培育下,包括垂直农场、悬浮农场、楼顶农场等众多“概念农场”在荷兰发芽、壮大,以解决例如人口激增、环境恶化等农业“未来”的问题。

随着资本的涌入,这些“概念农场”也迎来了风口,在2017年全球农业科技领域的投资当中,前十名中便有三大投资为垂直农场公司。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综合采访发现,荷兰农业界对于像垂直农场等概念农场的态度还是比较谨慎,部分垂直农场创业公司在发展了七八年之后,仍然因成本问题无法规模化,而希望垂直农场的农产品走入寻常百姓家,还面临诸多问题。

“L2L”:城市中的农场

长久以来,农业科技一直试图解决一个问题,如何在未来人口不断增长的情况下,以有限的资源提供充足的农产品?

“随着世界人口的增加、大部分人口将生活在城市当中,资源将变得越来越稀缺,而农作物的生长受异常极端天气影响的情况也在增加,这让我们预计对于垂直农业的需求将会增加。”飞利浦照明(Philips Lighting,2018年更名为Signify)园艺LED解决方案全球经理Daniela Damoiseaux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称。

飞利浦照明在2017年4月时宣布与荷兰水果和蔬菜供应商Staay食品集团合作,该集团拟建造一个占地900平米的垂直农场,总种植面积约3000平方米。

在Daniela Damoiseaux看来,垂直农场的典型优势在于,可控的环境让农作物的高质量、产量以及生长情况预测可控,并且可以根据零售商甚至终端客户的需求来“定制产品”。

John Apesos是荷兰垂直农场初创公司GROWx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目前该公司主要种植微型蔬菜,并只供应给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些高档餐厅。

“很多供给荷兰的蔬菜都是种植在离荷兰很远的地方,比如西班牙或者意大利,长途跋涉过程中的运输污染很难避免,从长期看这是不可持续的。”John Apesos称,通过垂直农场的技术,“通过我们的办法,您可以在拐角处便获得新鲜食物。”

2011年,John Apesos以“空置建筑中的农业”的理念登上TEDxAmsterdam的演讲台,随后又于2016年获得阿姆斯特丹气候与能源基金(AKEF)和荷兰国家绿色基金约180万欧元贷款。

“L2L” (Local to Local)是垂直农业的主打概念,这意味着,农作物从种植、运输再到被端上餐桌,一切都发生于城市当中。

“我们看到的未来便是,你的食物就在街对面生产、供应,在经过最多10公里的‘绿色旅行’之后,你成为种植这些新鲜蔬菜的农民之外,第一个接触到这些食物的人”,John Apesos说。

在GROWx的宣传资料中,该垂直农场相比普通农业培育技术手段节省至少95%的水,并且无杀虫剂、节能、低排放以及全年无间断食品供应,这也是其他垂直农场的主要宣传点。

在John Apesos看来,荷兰目前需要比其土地面积大约三倍的面积来提供公民的粮食需求,尽管传统农业仍然可以维持农业社区的存在,但随着城市化的持续,未来的城市居民需要一种可以依赖的供给新鲜粮食的基础设施,而这就应该发生在城市当中,这也是他创立GROWx的理念由头。

GROWx希望2018年内增加至2000平方米的容量,并在2019年时增长到10000平方米。并在此之后,努力在欧洲各国的首都建立一个强大的垂直农场链。

“这场革命发生得还不够快,需要有更多的投资、更多的商业驱动发生。”John Apesos说。

产品本身是第一要素

垂直农场通常于室内操作,基于堆叠或类似墙的种植体,利用网络技术精确地监测和滋养植物。

而要让垂直农场的投资不至于付之东流,有几个关键因素,飞利浦照明全球城市农业总监Roel Janssen指出,这包括作物选择、照明选择和设计、气流设计和气候控制、植物的间隔策略、作物物流和自动化、灌溉和营养、基材选择、数据,传感器,控制和软件以及目标受众和销售渠道。

在垂直农场农作物生长过程中,LED生长灯是基础设施和运营开支最高的地方之一,Roel Janssen指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垂直农场这样室内种植植物表示出兴趣,很多投资人认为,他们可以简单地购买一个空置的仓库,插上一些生长灯,种下蔬菜便能够赚钱。但事实上,产品本身是决定垂直农场投资成败的最重要的因素。”

光谱配比及具体的动态控制让LED生长灯在垂直农场的作物生长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不同的农作物比如生菜和胡萝卜,所需要的光谱“配方”也不同。

John Apesos举例称,目前GROWx的LED生长灯主要由LED植物生长灯制造商Valoya提供,主要光谱是AP673L,它是针对植物发育营养阶段进行优化的。在这种光照下生长的植物能迅速增加生物量(茎和又大又厚的叶子),而花期被推迟甚至完全阻止。这使得它非常适合与微蔬菜或多叶蔬菜搭配使用。而另一个光谱则是NS1,它是占了植物整个生长周期的阳光光谱的复制品。

John Apeso援引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和德谟克利特大学研究说,AP673L谱促进了菊苣、迷迭香、咖啡酸和其他酚类化合物的生长,使植物更有风味,更有营养。

“不同的蔬菜有着不同的环境需求以及照明需求,绿叶蔬菜主要需要植物生长而不需要有利于开花、结果的光谱,这使得可靠的、能贯穿农作物每个生长阶段的生长灯显得非常重要”,John Apeso说。

德尔菲(Dephy)是荷兰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农业改良中心,该公司中国地区经理钱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垂直农场中的LED生长灯主要提供的是红蓝光,但包括瓦赫宁根大学在内的一些院校的研究显示,植物生长的形态不止受红蓝光的影响,对植物生长的生理还需要进一步摸索。

经济账阻碍推广

既然是“农业的未来”,为何垂直农业在概念提出几十年之后,直到近期才在资本的推动下再次走火?经济账是个主要因素。

钱田认为,目前垂直农业的宣传点是充分利用空间,产量上较传统种植高许多。“但这是一个误导”,她表示,垂直农业的培育模式使得其很难在室外进行,如果在室外培育则只有上层的作物能够获得充分光照,而其他未能获得充分光照的作物层自然产量也会很低。

这种特性使得垂直农场需要主要依靠LED生长灯来提供光能,需要定制化的光谱来促进农作物的生长。此外,正如Roel Janssen所言,垂直农场生产的稳定的高质量产品是这项技术的核心所在,这使得除了LED生长灯提供的光与热外,垂直农场的生长环境也有一定要求。

“种植者需要制造人工气候室为作物提供‘光、温、水、气、热’,而气候室的造价比温室高很多”,钱田举例称,现代化的6-7米高的玻璃温室每平米造价在150-200欧元,规模一般在30-100公顷左右。

相比之下,即便是低端的气候室单位面积的售价基本也在1000欧元以上。

“此外,LED生长灯的硬件成本也非常高,加上LED生长灯消耗的电能,垂直农场生产成本比温室栽培高得多,而农民种植时首先考虑的是生产成本,如此高昂的成本生产出来的产品该销往哪里?这是一个问题”,钱田表示,这也是这项技术在荷兰乃至欧洲都未普及开的主要原因,目前还是处于一个概念推广或者“噱头”的时期。

垂直农场系统提供商Zipfarms是垂直农场头部企业Plenty的合作企业,根据其测算,一个48个LED照明单元,面积约46.45平方米(500平方英尺)的垂直农场的建造成本约为110000美元(约合95107.77欧元),单位建造成本约为2047.53欧元/平方米。

HAS应用科学大学新培养系统工程师Jasper den Besten表示,在城市租用商业建筑也是昂贵的,垂直农场的农作物的售价也至少在温室栽培的5倍以上,这使得垂直农场尚不能与温室栽培竞争,其优势在于“新鲜、本土供应以及常年稳定的产量与质量。”

“垂直农场的概念听起来非常好,但是社会能不能接受、能否实施,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钱田指出,目前荷兰温室栽培的农作物90%以上都通过水培种植进行,这也是垂直农场的技术组成之一,“我个人觉得,如果水培种植能够在中国广泛推广,也能够让国内的食品安全大大提高。”
文章来源: 21经济网 http://t.cn/EX62y96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