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Citiponics:水耕有机菜开创新天地

发布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9-04-18 11:45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本月正式成立的新加坡食品局,致力于让本地出产的农产品在2030年能满足国人三成营养需求。为达到这个目标,政府将加速推动新加坡农产品行业转型,减少对进口食品的依赖。
要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推动农业发展,农业科技至关重要。在政府出台鼓励政策之前,已有不少本地业者在这个新兴领域播种耕耘,他们有的研发创新栽培系统,克服耕地稀少的难题;有的打造农业物联网,让养殖业更高效安全。中小企业专版聚焦四家农业科技企业,看这些先行者们如何突破局限,结出累累硕果。

亚马逊丛林的绿意启发他对自然生态和农业食品安全的关注,促使他进而投身城市农耕的研究,最终研发出在中国获得专利权的城市蔬菜栽培科技。近日,他更实现愿望,在土地有限、高楼耸立的新加坡,开创自己的城市农场,正式向本地消费者销售标榜无农药的有机蔬菜,成为新加坡新一代城市“菜农”。

Citiponics创办人张华国表示,由于气候变化和泥土污染量大因素,农业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引发食品安全与保障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必须从源头就开始解决。(邝启聪摄)

Citiponics创办人张华国(57岁)接受访问时自信地表明“我只吃自己种植的蔬菜”,对自家产品的信心可见一斑。他喜欢生吃蔬菜,认为未经烹煮的蔬菜最有营养。其实,不仅他食用自己研发的技术种植的蔬菜,他的子女和孙子也跟他一样吃这类蔬菜。公司的首个城市农场位于宏茂桥6道多层停车场顶层,占地1800平方公尺,并刚于本月7日首次收成,收割了500公斤的生菜。附近宏茂桥第712座的职总平价超市和宏茂桥中心的职总平价Xtra霸级市场,率先售卖这些蔬菜。不久后,Citiponics的蔬菜将销往全岛各处的职总超市。张华国说:“政府目前正在如火如荼地推动食品保障和安全以及城市农业,我们正好及时赶上时机,躬逢其盛。”

其实,张华国并非初次涉及农业领域。他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在一家农用化学品公司任职,1993年开始从事农用化学品贸易,有机会去到世界各地。过去20年,他每年都会去拉丁美洲,受到亚马逊丛林的青葱绿意的启发,他开始关注自然生态。此外,基于对农药的认识,深知其遭到滥用的情况,他因此也开始思考如何从食物中剔除农药。他在2001年曾经涉足有机蔬菜领域,尽管当时有机蔬菜在欧美已盛行起来,但在亚洲和我国仍不普遍。10年来,地球的这一端对于有机蔬菜的意识提高,而他投入研究,在土地成本较低的马来西亚展开农业研究,最终研发出不使用泥土来种植蔬菜的有机水耕系统(Aqua Organic System,简称AOS)。

他在两年半前于达曼裕廊参与社区计划,利用居民委员会免费借出的停车场顶楼设农场,种植蔬菜免费分发给社区里的弱势群体。当时的农场为现有农场的四分之一。由于这项试验性计划取得成功,他得到农粮兽医局(AVA)和建屋发展局的支持,并在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的协助下,在后者的选区内设立了农场。谈到成功研发出AOS的原因,他表示是通过分析传统栽种法所面对的局限与问题,而思考出解决方案。他认为,由于气候变化和泥土污染量大,农业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引发食品安全与保障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必须从源头开始解决。

在传统栽种法中,农药的使用分为三类,一半的农药是除草剂(herbicide),用来清理土地的杂草;四分之一的农药为杀菌剂(fungicide),作为控制病菌之用;其余四分之一则是杀虫剂(insecticide),用来去除虫类。AOS则大致上绕开以上的要求。系统不在土地上种植,去除了除草剂的使用;系统不用泥土而采用火山石,产生过滤和净化的作用,因此不必使用杀菌剂。此外,系统中没有过量的硝酸盐,虽然无法完全避开虫害,但占总产量的5%,处于可接受的范围,因此不必动用到杀虫剂。根据研究,这类蔬菜和传统栽种蔬菜的营养价值没有差别。

城市蔬菜的另一优势,是不必长途运输,而采用所谓“从农场到餐桌”的模式。农场的流程只有三大步骤,因此对于人力的要求也尽量保持精简,目前只有一个全职年长员工和两个兼职员工。利用AOS进行的三个步骤,分别是播种、疏苗(thinning)和移植,以及收成,整个过程是45天。收成时,他则同AWWA乐龄之家合作,聘请中心的年长者帮忙,目前共五名,未来则会介于五至八名。

成都山东引入技术 蔬菜供客户本身食用


张华国在把这项技术带入我国之前,以个人名义在中国为AOS技术取得专利权,并在成都和山东引入该技术。其在中国的客户都是供本身食用。例如,山东的一家工厂就辟出4000平方英尺的空间,利用AOS种植城市蔬菜,产量可供两三千人即其800名员工和他们的家人食用。他表示,AOS的好处在于初始成本虽高,但经营成本并不高。系统在户外操作,而非受控制的环境中操作,因此能够节能。相比之下,其他新一类的栽种法如溶液栽培法(hydroponics),往往是初始成本低,但过后却需要耗费大量资本来运营。

他指出,要降低城市农场蔬菜(简称城市蔬菜)价格,使得它同传统来源的蔬菜一样,也有赖于消费者对这类蔬菜的支持。系统目前处于试验阶段,每个月生产两公吨生菜,预料三四个月后会全面生产4公吨生菜。尽管系统可以种植25种不同蔬菜,但公司在做过调查后,决定只生产生菜。至今,市场对该蔬菜的反应正面。

不过,视消费者接下来的接受度而定,公司会探讨是否继续生产生菜,或转而栽种其他蔬菜。公司的生菜目前120克售3元5角,比其他生菜的2元4角高,但正洽谈以买一送一的方式进行促销。张华国说,农场的租约是三年,并且有权续租三年。他希望能够尽快回本,那么就能够以更低的价格售卖自己生产的蔬菜。
文章来源: 联合早报 http://t.cn/EXRBlRW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