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促进生产 垂直农场的新型农夫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5-02 22:25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垂直农场密集而高效率的生产方式,吸引了不少科技猛人投资,有望成为未来农业的新可能。与此同时,这些新型农场正引入人工智能和自动化设备,同时造就了新型农夫的出现。

垂直农场Plenty降低成本和改良口味的方法,是应用数据和“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到水耕种植。Plenty在其50万平方英呎、年产200万磅新鲜生菜的农场内,设了7,500个红外线镜头和35,000个传感器,测量温度、湿度、二氧化碳浓度和空气质素等。所有数据都经俗称“大脑”的人工智能处理,监察植物生长周期,调节光线、温度、水流等。

其创办人Matt Barnard认为,农业的挑战在于找出最适合分量的能量、水、营养等。现今农业仍是十分浪费:农场排出过量的氮,造成墨西哥湾死区(deadzone);甲烷和碳排放令地球暖化;水源也愈趋严峻。Barnard希望农场尽可能以自动机器运作,例如在一栋栋密集、对人来说太狭窄的蔬菜之间,就用了名为Schleppers的小型机器人帮助转移幼苗。

“味道最好的农作物都十分讲究,它们在第一天需要一种环境,第七天需要另一种。十年前我们无法做到,但现时是‘Google moment’。我们就像Google一样,得益于与新技术、更好的算法和大数据的结合。”
                                                                                                                  ———垂直农场Plenty创办人Matt Barnard

                         
                                  Iron Ox希望垂直农场内每个工序都由机器取代人手操作。(IronOx提供图片)

Barnard声称无意让机器完全取代人手,将会聘请高技术全职员工。另一垂直农场Iron Ox更进一步,希望每个种植工序都由机器代劳。Iron Ox行政总裁Brandon Alexander解释:“我们设计整个种植流程时,都是先从机器角度考虑。换言之,不是增加机器辅助现有工作,而是水耕系统所有步骤都围绕机器而设……我们的系统可令重复的工作更有效。”

农场数据公司Agrilyst报告指出,人手是垂直农场最大的成本,约占50%至80%开支。PodPonics于2016年破产,其行政总裁Matt Liotta曾明言:“人就是问题所在。”换言之,垂直农场若要在价格上能与传统农业竞争,需要的职位愈少愈好。另一方面,行业人手短缺,亦令垂直农场或传统农业不得不依赖机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农业工程助理教授Yiannis Ampatzidis认为,不论室内还是室外耕种也需要自动化,以解决行业长期缺乏人手的问题:“若你找不到方法令人入行,自动化将是唯一生存方法。”

Iron Ox在农场内设置了重1,000磅、名为Angus的机器人来搬运农作物。Angus由云端系统控制,在农场内自行走动,监察及协调作物生长周期。它配备了3D镜头,能实时扫描“眼”前植物,当蔬菜从幼苗逐渐长大后,便会把它们取出,转移到较大的盆里继续种植,搬运过程不会伤到周遭植物。不过播种、收割和包装等工序,现时仍要靠人手完成。

             
                      Iron Ox的机械农夫Angus,可自动在农场内走动监察和搬运农作物。(Iron Ox提供图片)

计算机“指挥”新农夫

专门介绍时下新工种的彭博社节目《Next Jobs》,9月中有一集便以在垂直农场Bowery Farming担当新型农夫的Katie Morich做主角。25岁的Morich每天早上进入位于新泽西的农场前,都要换上制服和消毒,她进入农场后便会走到计算机屏幕前看看当天工作内容。为她编订工作内容的并非人类上司,而是监测和处理农场数据作出决策的计算机系统。Morich笑言:“我每天的工作就像向Bowery的运作系统报告。”Morich和Bowery拒绝透露薪金,但表示其年薪高于现时传统美国农夫的年薪中位数——约23,380美元。

Morich的职位前所未有,但不等于她能安枕无忧。Bowery虽然至今仍未能做到把农场所有工序都以机械自动完成,但自Morich入职两年以来,已由人手播种转为机械播种。世界经济论坛(WEF)9月中一份报告指出,机械人与自动程序在2022年或会取代7,500万工人。虽然如此,Morich对于新农夫的前景仍保持乐观:“我认为人类总有些特质无法取代,所以我觉得工作固然可以密切利用新科技,但有人类仍然比较好。而且无人陪机器谈话,也太寂寞了吧。”

经济学家Erik Brynjolfsson有所怀疑,他认为若一项工作毋须人类创意,或人与人沟通之类的人类强项,很可能会变成自动化,Morich的工作虽然在短、中期内可能仍合乎效益,但随着机器愈来愈灵巧,“我不认为10至15年后仍有这种工作。”对于未来无法避免使用机器,Brynjolfsson忠告:“科技从来都会摧毁职位,但也会创造职位。关键在于不要只陷于特定的工作或技能,而要灵活、随时准备好新工作,很多新工作都尚待创造。”

文章来源: 香港01 http://t.cn/ESEEftW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