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农业:打破城乡差距与隔离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19-06-09 02:39
分类:全部资讯 原创内容 最新动态
农业是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但是随着社会的城市化,我们逐渐失去了与农业食品行业的联系。以英国为例,一项令人不安的调查发现,近十分之一的小学生认为番茄是生长在地下的。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城市已变成我们与粮食生产者还有土地之间不可分割的纽带。现在一场新的城市食品革命正在席卷我们的城市中心……那么,城市农业能改变我们与食品的关系吗?它能成为我们重新改造城市土地利用的一部分吗?



减少食物里程
从政治上讲,农业往往被视为一个“农村”问题 —— 远离城市居民的担忧,只留农民自己去战斗,只要食品安全可靠地送到超市货架上就好了。那么,为什么还要费心把粮食生产带回我们的城市呢?我们当然没有足够的空间做耕种。



当我们的社会远没有今天的城市化时,粮食种植早就融入了社区 —— 事实上,我们发展起来的独特而复杂的饮食和食物来源方式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在城市化最发达的纽约,早在布鲁克林都市家居风潮来临之前,美国的第一批定居者就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作物。然而,在全球范围内,小农户仍然控制着世界农业用地的最大份额。

在城市里耕种的一个主要好处是,它使种植者更接近食物被消费的地方,大大减少了食物里程。它可以作为绿色基础设施 —— 吸收雨水、对抗城市热岛效应和过滤空气 ,并且在向“粮食沙漠”社区注入新鲜农产品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最后,城市农场可以将城市和农村之间断裂的关系转变成更为共生的关系。在芝加哥的城市农场,种植者利用一种在美国城市中非常丰富的资源,食物垃圾,帮助贫瘠的城市土壤恢复肥力,生产蔬菜。

寻找肥沃的土地
随着人口的增长,我们城市空间的价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而且还有更多的人口要吃饭,但这并不意味着城市里没有肥沃的种植用地。东京和纽约等城市面对压力,迫使农业进入屋顶。一旦你考虑一下“屋顶农场”概念,它会有很多明显的好处。屋顶上的老鼠不多,也没有啃庄稼的鹿,唯一问题是对付大风时,需要一点技巧。


相比之下,在底特律这样的后工业城市,由于制造业的衰退,城市的内城被遗弃,所以城市农业有机会在废弃的土地上蓬勃发展。事实上,起源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现代社区园艺运动,正是在这样的城市地区发展壮大的。

底特律的“密歇根城市农业倡议计划”被描述成是美国第一个城市“农业社区”计划的一部分,只是有点让人不安,鉴于汉兹集团(Hantz Group)的争议计划。2008年土地价格暴跌,汉兹集团抢购了大量土地,并计划建设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农场。

扩大城市农业规模
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我们对城市农业的愿景可能仅仅是乡村化的城市耕地再利用或者由志愿者主导的社区花园。城农概念,也同样吸引着商业种植者和创业者的目光,并且这些企业正在为增强社会资本和城市身心健康的能力提供巨大的回报。他们试图证明城市农场不仅对环境有益,而且还可以盈利。

这个时代的城市农业,意味着接受新的技术 —— 正是这样才将我们现在与过去的城市宅地耕种相区分。东京以土地使用压力大而著名的城市之一,也是尝试垂直城市农业的城市之一 —— 农作物一层层在仓库里生长,利用LED灯照明和人工智能技术管理。



其中许多作物使用水培技术,这是一种无土栽培植物的方法。营养丰富的水或非常潮湿的空气滴在植物的根上或在根部喷雾。总部设在纽约的高谭蔬菜(Gotham Greens)就是利用水培种植白菜、罗勒和生菜的。其他的,包括著名的密尔沃基城市农场Growing Power,通过试验鱼菜共生解决方案,已经取得了更大的进展。

美国宇航局一直在进行水培试验,以期在月球上供给殖民基地。在另一端,水培花园也在今年的传统切尔西花卉展上亮相。尽管存在一些初期问题(尤其是光照能源使用方面),但这种“受控环境农业”(CEA)的好处是相当可观的。相比较,传统农场的环境条件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控制,但总体上是不可能的,更多只能靠天吃饭。因此,“受控环境农业”产量往往更高,植物生长更快。与传统的方法相比,水资源的负担也要低得多;而且,这一系统很容易被整合到城市的空闲设施之中。


我们可能会选择从垂直堆叠的生菜画面中退缩,因为这番未来景象与我们习惯的农村田园牧歌生活如此遥远和不同。不可否认的是,先进种植技术的精确性使农业无需农药,而且比大多数传统农场所能作的还要精确。不管它是否让你对食物来源感到温暖和模糊,我们都将看到更多这样的农业生产科技。

为食物革命规划城市
像许多好想法一样,城市农业不是一个新的想法,而是一个久经考验的想法的复兴。尽管粮食危机迫在眉睫,所谓城市农业“革命”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就是它对人民,城市和乡村的共同利益。城市发展项目不仅是对日益增长的人口和环境与营养危机的回应,也是对加强社区凝聚力的一种回应。

正如“粮食主权”倡导者所说,城市农业行为代表了现代世界的深层次需求,而园艺长期以来一直是对经济不稳定时期的一种反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深受鼓励的胜利花园是最著名的例子,而古巴的自给自足实验则是最近的例子。

胜利花园海报

城市规划者和城市当局须伸出援手。直到最近,规划者们都认为城市农场的活动价值太低,无法提供城市空间,但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改变。这可能意味着调整分区法,允许这些城农用途蔓延回城市。如2013年,美国底特律的《城市农业条例》最终使该市数百块园艺用地合法化,或是如中国对家庭农场的政策鼓励,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城农原创翻译整理,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 Multibriefs http://t.cn/AiCqy8KH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