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垂直种植公司纷纷“垂涎”中国市场,中国本土企业准备好了吗?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19-07-21 09:32
分类:全部资讯 原创内容 最新动态
仲夏之际,烈日炎炎,部分城市正经受着酷夏高温考验,热!当我们体验着全球环境变化,气候升温时,城市农业垂直种植领域同样“炙手可热”!在这个夏季行业连续出现大规模融投资计划:

5月:美国Crop One控股在美宣布启动“垂直农场机会基金”投资,建设和运营新的垂直农场;
6月:德国室内模块垂直农场Infarm获得1亿美元B轮融资,所得资金将用于扩张欧洲,美国及日本市场;
同月, 英国电商Ocado投资2200万美元,收购欧洲最大室内垂直农场Jones Food部分股权,并成立新合资公司“无限英亩 (Infinite Acres)”,将在上海地区筹建垂直农场;
6月底:美国西海岸垂直种植企业Plenty的最新工厂开始运营。据说这是全球最先进的全自动化机器人控制的植物工厂,由于保密原因,至今无图像影像流出让人一窥究竟;
7月初:美国东海岸的AeroFarms获得E轮融资共计1亿美元,估值达5亿美元,将用所得资金继续巩固行业领先优势,做大做强;

就在这些知名企业不断扩大自身估值和体量,蚕食市场份额之际,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中国,对中国尚未完全开发的城市农业市场“垂涎三尺”。以蔬菜为例,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研究表明,2020年中国的蔬菜消费总量会达到4亿吨,整个生鲜蔬菜产业产值达到9125亿,是近万亿级产业。

《2016-2022年中国有机蔬菜产业专项调研与十三五发展商机研究报告》指出,随着食品安全和食品健康在国内受到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高端蔬菜的消费在我国将呈现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0%,到2020年,高端蔬菜需求将接近1亿吨的规模。

显而易见,中国市场之大,哪怕是能分到一点儿市场份额,都可以让这些企业赚得盆满钵盈。难怪这些知名垂直种植公司不约而同的表达对进驻中国的渴望。垂直种植领域的头部企业中,Plenty和Crop One都表示过有进驻中国市场的计划。Plenty的CEO Matt Barnard在面对路透社采访时表示,Plenty已开始在中国招聘,并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物色地点和分销商,计划在中国搭建300个垂直农场,并在北京和上海建设客户可以品尝农产品的体验中心。

Crop One的CEO Sonia Lo也认为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国一线大城市适合建立垂直农场,希望2020年Crop One可以进入中国市场。最新的外资垂直农场计划则是来自由英国电商Ocado与荷兰园艺技术公司Priva Holding,还有美国室内农场企业80 Acres组成的合资企业,无限英亩(Infinite Acres)。

无限英亩已与上海东郁园林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合同,在上海地区建设第一个室内垂直农场。该农场将采用内部垂直设计,有五层种植架,种植面积超过1600平方米。它将生产各种生菜和绿叶蔬菜,以供应上海地区的食品分销商、超市和消费者。该农场将坐落在浙江平湖一个新的农业经济开发区内,位于上海西南约100公里处。

除了这些筹备中的垂直农场计划,日本松下已抢得中国市场先机。日本松下在大连和苏州分别建成两座垂直农场,已于两年前运营投产。松下电子信息有限公司总经理林田泰辉接受采访曾表示,松下积累了很多在制造和质量方面的优势。松下电器利用这些优势加持植物工厂,助力中国的农业现代化进程。

当外资垂直种植企业纷纷瞄准中国,大有瓜分国内市场份额之势时,国内本土垂直种植企业的情况如何呢?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植物工厂有100多家,但有一定品牌效应,上规模的不过寥寥数家。中科三安无疑是中国垂直种植领域的老大和巨无霸。由中科院植物所与福建三安集团共同发起,现设有植物工厂研究院和植物工厂产业化基地,总投资约70亿元。中科三安不但对外输出蔬菜产品,还输出其植物LED照明设备,植物工厂生产模组等,是模式多样化的垂直种植科技企业。

陕西旭田光电也是科技型垂直种植企业,自主研发并生产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farmer小型植物工厂,可广泛应用于示范农业、蔬菜工厂、珍稀植物种植、种苗工厂、超市餐厅、家庭园艺以及科学研究等领域。现阶段公司并利用植物工厂技术在西安市周边开发建设大型蔬菜生产基地。

喜萃植物工厂是国内首家大型商业化垂直种植植物工厂。喜萃植物工厂位于深圳大鹏新区官湖,3000平方米的植物工厂,日产能力在1万颗菜左右,产品定位中高端客户,零售终端产品已经进驻深圳及广州华润高端超市ole’、永辉旗下新零售品牌超级物种华南地区数家旗舰店,并拓展至港澳地区、珠三角地区及长三角地区。

星菜农业科技,由同景新能源集团全资打造,集高端农业、水培技术研究及应用于一体的高新科技型农业公司。星菜植物工厂占地面积3万多平方米,采用集团自主研发的LED照明和自动立体栽培支架技术。除了销售自产蔬菜,星菜还推出星菜智慧小型植物工厂,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

从这几个公司近况可以看出,中国本土垂直种植企业,也正迅速崛起,蓬勃发展。在垂直种植技术方面,实现自主研发并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种植设备和系统。这说明,中国本土垂直种植企业是有势力与外资企业抗衡的,而且中国城市农业领域也不能缺少本土企业的参与。但是,我们也无法回避本土垂直种植企业的不足。

第一,品牌效应不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垂直农场的蔬菜品牌在市场上获得足够高的认知度。 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很多也很复杂,若从企业自身找的问题话,很多企业连自己的官方网站都没有,如何让别人认识你呢?另一方面,客观上讲,专业性农业科技和农业食品的媒体太少,导致农业品牌的曝光率不足,广告成本高,这也间接造成城市消费者与农业生产者间的割裂。

第二,植物工厂远离消费者。目前国内大多数垂直植物工厂多建于郊区甚至农村,与产品消费地相距甚远,100公里实际已超出“本土食材”的定义距离。这样虽可以减少土地成本,但远离实际消费者,增加了获取消费者认知的困难和成本,同时造成植物工厂的扩张困难,获客难度增加。

第三,商业模式不明确。很多垂直种植企业既要搞蔬菜生产,又要兼顾技术研发和销售,问题来了,这到底是蔬菜生产企业还是科技研发企业呢?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但把各个获得巨额融资的垂直种植企业进行分析,会发现他们无一不是分工明确的。比如获得知名投资机构青睐的Plenty,Aerofarm,Bowery,Brightfarms等,皆把自己定位成“利用高科技的蔬菜生产企业”,而非“研发蔬菜生产技术的科技企业”,而前者也有很多创业公司,比如农场管理软硬件方面。

有什么办法或方案能解决这三个问题呢?中国的城市农业的发展进程,难道依靠外国公司?这一过程必须要有本土企业站出来,不仅是对手,同时也是伙伴;不仅要抗衡,同时也要学习。中国本土垂直种植行业必将得到很好的发展和提升。随着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或许5—10年后垂直农场,城市农业在中国会更有市场。那时,不能只有外资企业。


城农原创整理,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 城农Growin'City独家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