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阻碍了农业金融?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8-18 17:31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农业是历史最悠久的产业之一,也是人类生存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支柱,但与工业、建筑业或服务业比较,农业的革新性发展相对缓慢,虽然近年来化工技术、信息技术乃至生物技术的迅猛发展, 但实际上可以大幅改善农业系统性结构性瓶颈的突破还少之又少。 

以农业金融为例,农业以其独有的产业特征,天然受到诸多外部因素影响和制约,比如气象、比如市场供需等等。 与工商业不同,外部因素对农业的渗透性可以说是非常深入。 像种植业中,不仅土壤质量和日照、降水、积温等基本要素会影响产能,还包括台风、暴雨、冰冻、干旱等气象灾害或者各种病虫灾害,也都可能影响产能,甚至据一些专业人士介绍,即便是暖房大棚等设施农业也仍然无法完全摆脱自然环境恶化影响。 

另外,由于农业的生产周期相对较长,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匹配也存在一个明显的时间差。 市场需求并不能及时传导给农户,而当农户启动种养殖行为时,只能够根据历史数据进行经验判断,但很可能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或对市场需求变化敏感的滞后性,造成农户的潜在损失风险。 

特别是像中国这样农业整体水平较低、从业人口规模较大的国家,农业与农村、农户所形成的「三农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国家竞争力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短板。 

一方面是农业风险不断积聚,另一方面是农业基础相对薄弱,原本这正是善于进行风险管理和对冲的金融业大展身手的机会,可是为何农业金融始终没有实现大规模成长? 以农业保险为例,最普遍的保险产品大多是由政府牵头、财政支持的政策性保险产品,只有在个别产品附加值较高的细分领域(如水产养殖、花卉水果和苗木林火等)存在零星商业化保险产品,可以说农业保险目前是以政府资金为支撑, 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存在严重不足。 

既然农业的风险多样化,农业的需求潜力巨大,为何金融资源却对此视而不见? 原因可能存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现阶段农业的整体发展水平,严重落后于工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农业从业人员的专业程度等各方面与其他产业相比具有较大差距,因此,对于复杂金融服务的理解、认知和接受等方面存在较大空白。 以中国资本市场的涉农金融衍生品来看,无论是农户、抑或是农业企业,在交易量占比都十分有限,无法实现通过现有金融市场进行风险管理和对冲的目标。 

其次,农业产业化规模有限,绝大部分地区仍以小规模家庭为主,即便是一些农业合作社或大户,其总体经营实力也仍然有限,这也就导致农业虽然产业规模大、但过度分散、经营主体实力弱,因此农业金融的成本和成本收益比难以优化,与工业、 建筑业或服务业相比,金融业对农业的关注度就会偏弱。 

再次,农业金融的基础资产必然是农业资源,而作为农业资源最大占比的土地,总体规模数量基本固定,而土地规模数量固定、那么其产能也基本固定,对于金融业而言,现行涉农金融产品的结构无法实现大规模复制, 以完全商业性的水产养殖保险为例,水产养殖规模固定、水产养殖产能固定,那么水产养殖保险的市场总值也就固定,对于保险企业而言,「天花板」失去交易弹性。 

总结起来,农业金融发展不尽如人意的原因就在于:1、消费的意愿不足;2、成本居高不下;3、总量太小。 

因此,虽然政府一再通过政策红利甚至财政拨款引导金融资源向农业倾斜,但始终效果不如预期。 像北方某县,与保险企业签订合约,以财政拨款为本地农户购买保险,但实际上最终的赔付总额也就是投保金额,换句话说,这样的投保并没能撬动保险资金为农业服务,只不过是政府资金经过一次转手变成保险资金,也就失去了保险的初心。 

而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保险企业之所以不愿意为此投入,主要是因为农业保险的单位成本无法通过规模化摊薄,加上农户消费能力有限、需要依赖政府的政策性拨款,保险企业涉农产品和服务更像是半公益性项目,相关保费收入勉强覆盖成本,也就是 「不出险最多打平,一旦出险铁定亏钱」。 这也就导致,保险企业经常在出险后与投保人之间不断扯皮推诿,甚至寻找各种理由搪塞、少赔或不赔,最终失去保险的意义。 

还有一点,由于目前农业金融产品基本都是与农业资源挂钩,这就可能产生另一个问题,就是对相关风险的认定,再以作物保险为例,虽然保险合约规定,一旦因各种灾害导致欠收或绝收,保险企业将进行赔偿,可是发生灾害并不等同于必然损失, 那么勘灾的标准如何拿捏? 假如出现虽然遭灾,但因为各种及时有效的保障而未造成欠收或绝收,该如何处理? 或者,虽然未达灾害标准,但因其他因素综合影响甚至人为干扰,造成了欠收或绝收,又该如何处理? 

而针对农业成本设立的保险,如何确定对双方更公平、同时兼顾在执行周期内成本受外部因素造成波动的变化? 

总之,制约农业金融发展的因素除了前面提到的消费购买力不足、成本缺少弹性空间和市场规模存在天花板之外,农业金融的交易合理性也同样存在模糊隐患。 虽然像保险业除原保险之外,还有再保险,另外还有针对特殊灾害的巨灾保险,但金融交易双方能力的不均衡,也导致对达成交易的意愿存在明显落差。 

要打破制约农业金融大发展的瓶颈,既要继续推动农业的产业化、规模化和科技化,提升农业本身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分散风险的能力,也要跳脱现有农业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设计思路, 推动金融交易的标的从受外部因素干扰较强向受外部因素干扰较弱转移,降低相关业务成本、间接扩大收益空间,同时以此摆脱总体市场规模天花板的局限。 

以种植成本保险为例,原本的产品构成会是因各种灾害损失进行成本赔付,可是在勘灾环节造成保险成本的大幅攀升,顺利的话,农户只会收回种植成本、但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白白损失,不顺利的话,可能农户得不偿失、保险企业也得不偿失, 最后是个双输的结果。 

如果挑选影响作物产能的关键要素,如降水、风力、霜冻等综合设计气象条件指数,再根据种植地实际发生的气象状况进行赔付,那么第一农户(或政府)可以无限量的购买该指数保险,当指数变化触发赔付条件时,保险企业无需再支出勘灾成本, 农户也不用再担心因为勘灾而导致与保险企业之间的各种拉锯战(即使农户并未因灾造成损失)。 

简化了金融交易的各种外部干扰因素,可以更直观的让参与各方审视所承担的成本和收益,加上解锁对农业资源的对应依赖,可以不断放大交易规模,会有助于激发金融业者或愿意承担交易风险的社会资本参与农业金融的积极性。 当各方资源更主动参与农业金融市场时,政府的农业补贴也将可以逐步让位给社会资本。
文章来源: 大师链 http://t.cn/AiHsRVUE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