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吃不完的食物进了垃圾桶,却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9-26 16:37
分类:全部资讯 最新动态 生活方式

现在打开家里冰箱,看看里面放了些什么?下个月过期的冷冻鸡块、前天煮了还有半锅的鸡汤、早忘了是什么时候买的草莓果酱……。冰箱里或多或少总有一些近期吃不到、未来吃不完的食物,而这些食材往往不是错过它最美味的时期,就是只能投入厨余或垃圾桶的怀抱。难道就没有别条路可走了吗?


“第一次分配”出了什么问题?

先来看看几个矛盾的数据:全球一年丢弃食物的总重量高达十三亿吨,同时,却有3600万人死于饥饿,浪费掉的食物足足是饥饿人口所需粮食的四倍。身在台湾的我们,每个人每年也留下了九十六公斤的厨余,每个家庭每年则差不多将价值三万元的食物直接倒进了厨余桶(注一)……显然,常驻在我们冰箱里的那些食材并非毫无用武之地,只是需要一个更能充分发挥食物价值的所在。
在资本社会里,我们可以拥有的食物多寡以及这些食物的品质高低,大致上取决于我们拥有多少金钱,经由市场交易,食物来到了我们手里,是为“第一次分配”。许多人相信市场机制能带来有效率的结果,然而,浪费掉的食物、还饿着的胃却告诉我们这个分配体系的确出了点问题。

“再分配”模式所要填补的,即是这些未尽之处,将第一次分配时个人或群体所获的过剩食物搜集起来,重新交给有需要的人。现在有许多公司、非营利组织乃至于个人,正借由食物“再分配(redistribution)”的方式,试着为我们冰箱里无缘的食物找到更好的归宿。

英国两大组织每年挽救八千吨剩食


食物再分配的过程中,负责整合、分配食物的角色极为重要。担负起这个位置的,有慈善团体、非营利组织、企业以及个人,而再分配呈现出来的样貌更是五花八门,例如社区冰箱、待用餐点、剩食派对等。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成立于英国的FareShare,肩负起英国剩食掌门人的角色,已致力于食物再分配逾二十年。

FareShare采用最典型的再分配模式,他们观察到英国食物供给链一年至少浪费掉四十万吨食物,但慈善团体却支出大笔经费购买食物来帮助弱势的矛盾现象,因此决定串连供给和需求两端,同时减少食物浪费并帮助慈善机构减轻开销。

FareShare共有二十个据点,他们向制造商、供应商和零售商等企业收集没卖出或外型不符标准,但仍可安心食用的好食材,送到据点整理后,再运送至合作的慈善团体,由他们来分配给街友、老人或其他服务对象。对当地公司而言,如此不仅能省下每吨约四千元新台币的垃圾掩埋税及处理费,还可以提升企业形象,减少环境污染,实践企业社会责任;慈善机构现在也只需支付管理费用给FareShare,和直接购买食物的花费相比,省下了大笔开销。

创立20年来,FareShare已经与超过一千家单位合作,每天供应的餐点也超过五万一千份,影响力遍及全英国,减少了约八千吨的食物浪费。


同样在英国、有着相似模式的FoodCycle,更着重的是食物所伴随的“人情味”。

FoodCycle的主力为“收集站计划(Hub program)”,他们在各地设立共十九个收集站,将过剩食材、志工和闲置厨房通通整合在一起,让多余的食材在这十九个空间中摇身变为健康料理。无论是谁,只要你想,都可以到FoodCycle找个位子坐下,享用一份以人情佐味的美味餐点。

FoodCycle执行长马丽‧麦格拉斯观察发现:
“八成五的人其实是来这里交朋友的。这不只是关于吃而已,还是一个打破社会藩篱、建立社群的场所。”
如今,FoodCycle已喂饱十万五千人的胃,减少一百二十吨食物浪费。

打击浪费,美国大学生横跨37州的串联行动


在美国,从东岸到西岸共一百五十间大学的学生也投入减少剩食、解决饥饿的行列。Food Recovery Network是美国对抗食物浪费规模最大的学生组织,他们强调学生自主行动,只要有意愿且有能力担任校园团队领导人的在学学生或教职员,皆可申请成立新分会,带领其他学生一起收集学校餐厅的剩食,处理后再捐赠给需要的人。

促成全美串联行动的幕后推手,是班‧西蒙(Ben Simon)、米雅‧札瓦历(Mia Zavalij)和甘‧帕斯瓜(Cam Pascual)三个年轻人。2011年,他们都还是马里兰大学的学生,偶然得知校园餐厅打烊后,剩下的食物都会被丢弃,决心起身改变现况。

Food Recovery Network在马利兰大学的运作渐上轨道后,他们自问:
“几十年前,马里兰还没有这样的组织,这些年,每年都丢掉好几千公斤的食物。那其他学校呢?”

于是,这场跨校、跨州际的运动开始发酵,他们邀请他校学生一起加入,还提供“分会新手工具包”,方便将模式推广到全美校园。四年来,三十七州的大学生已从厨余边缘挽回四百零一吨的食物,比一百只亚洲象加起来还要重!

现在,我们冰箱里的食物有地方可以去了?

回头看看,那些蹲在冰箱许久、每次打开冰箱门就只能彼此干瞪眼的食物,从今以后除了垃圾桶之外,将有更合适的去处。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和彼此的剩食擦身而过─也许我家多了一把葱用不完,而你今天晚餐刚好想做葱爆牛肉…,现在除了前面提到的FareShare、FoodCycle等大规模的剩食搜集行动之外,还有四种简单的做法,可以让我们和彼此的剩食配对成功:

一、开个剩食派对:
和朋友、邻居约定一天,将家里多余的食材拿出来一起下厨、分享,共进一次剩食晚餐。或是和人生百味的“石头汤计划”志工一起料理剩食,再将剩食便当亲手交给有需要的人。(同场加映:做好事不必等有钱再说—现在就把回收拿给阿公阿嬷、用剩余食材煮一锅街友石头汤)

二、存进“社区冰箱”:
社区冰箱的概念很简单,就是大家都将自己多余的食物放进一个共用冰箱(或是其他储物空间),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从这个冰箱拿走所需的食物,是个轻松方便就能让剩食流通的办法。目前在德国、美国、西班牙、比利时和沙乌地阿拉伯,都已经吹起社区冰箱的风潮,现在你也可以开始关注台湾慢慢成形的“点亮街头的100个粮仓计划”,或许有天也能在自家附近打开社区冰箱的门,放进一些剩食,带走一些暖心。

三、捐给食物银行:
除了社区冰箱,你也可以将这些食物捐给食物银行,食物银行会代为整理并连系相关单位,由志工将物资运送至合作的慈善团体,交给有需要的人。台湾有许多团体都在执行类似的模式,例如台湾全民食物银行协会、南机场幸福食物银行、青年和平团食物银行、1919食物银行等。

四、打包婚宴美味剩菜:
香港近年来出现许多致力于解决食物浪费的团队,例如“丰剩”将眼光瞄准婚宴产生的剩食,与新人合作,请服务生帮忙打包餐点,再将剩食分送给需要的人。现在“人生百味”团队也有和举行婚礼或其他大型活动者合作的方案,若近期有结婚或举办派对的规划,不妨与人生百味联络看看吧!
文章来源: 社企流 http://dwz1.cc/CAQIajOF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