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新开始:找回大自然中隐藏的营养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10-15 14:02
分类:全部资讯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全球人口不断攀升,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也随之翻倍成长。许多研究都指出,在可预期的未来,能源、水源、食物等支撑人类生存的关键资源有很大的耗尽风险。过去,在石油能源即将耗竭的压力下,人类从油页岩、天然气找到替代能源的可能性。而在食物方面,也越来越多人着手研发直接或间接调整人们摄取营养的方式,减轻人类对大自然造成的负担。Protix Biosystems是一个替代营养来源的创新品牌,尝试利用“昆虫”提出替代蛋白养分的解决方案,企图建构人类取用蛋白的新观念,达成食物炼与生态的平衡。

亲身经历的冲击 奠定理想

根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地球所产出的食物份量,比足以养活世界人口所需的量还多,但全球仍有一成以上人口处于挨饿或死于饥荒,由此可知粮食并非不足,而是分配不均与浪费的问题。许多研究深入探讨这样的问题,发现人类制造粮食的方式,相对而言是奢侈且低效率的,同时又造成环境莫大压力。从人类有历史以来,一直以食物链顶端的生物自居;但根据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调查,人类不只位居食物链顶端,更很可能同时扮演颠倒食物链秩序的破坏者,甚至间接影响气候,造成许多生态受损、物种多样性消失。至2050年,全球人口数量预计达到九十亿,如果我们对生产、处理与利用食物的方式不做出改变,不只环境将变得越来越不利人类居住,地球也将难以支撑人类生存。

目前人摄取蛋白质的来源大部分来自于鱼类、家畜类如牛与猪等,以及鸡蛋与起司牛奶等乳制品与再制品,但根据食物链理论,这些都并非来自食物链最基层;但从食物链较高的阶层获得能量,其实是相对奢侈浪费的。因为食物链层次越向上推递,失去的能量越多。以牛肉为例,从吃牛肉获取一公克的蛋白质,需耗费254平方公尺的农田与112公升的水,但若用昆虫制造一公克的蛋白质,只需耗费18平方公尺的农田与两公升的水。

针对这样的问题,一位有着科技背景、任职在国际知名顾问公司“麦肯锡顾问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分析师“基施‧亚特(Kees Aarts)”可能因缘际会下发现了解方。亚特来自荷兰,毕业于以科技创新教育闻名全球的荷兰台夫特理工大学。他在担任顾问公司研究员之前,其实有过创业经验,且在新创事业、高科技研发与资讯工程有着相当程度的能力。但科技背景的他,更热爱生态自然,经常思考环境议题。2009年春天,亚特在非洲沿海度假潜水时,连续两天都窥见难得的“鲸鲨(Rhincodon typus)”,原本感到又惊又喜,但当他换到附近另一个水域时,却连一条鱼的影子都找不到。亚特于是考察了附近海域的生活型态,发现这是典型因当地过度捕捞鱼类对海洋造成的伤害,且这伤害更有扩大趋势。这经历让他“找寻替代蛋白”的想法逐渐萌芽。于是,他着手研究,相信人类若成功利用数量庞大的“昆虫”来改变摄取蛋白质的方式,应可以减轻不少大自然的负担。

假期结束回到荷兰,亚特与同事“塔里克‧亚希瓦拉(Tarique Arsiwalla)”分享这想法。两人专业领域相辅相成(亚特为商业、科技与材料专家,而亚希瓦拉专精于机械、财经与行销),对于用昆虫促进人类与地球的永续发展也都感到兴奋。没多久,便于当年度的七月抛弃麦肯锡的光环,挤入亚希瓦拉位于荷兰的小阁楼,用两张办公桌创立了Protix Biosystems。

勇敢投入“很多人说,没有人做”的商机

用昆虫制造蛋白质其实不是什么创新的想法,早在2003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就开始钻研于此议题,且根据统计,全球约已有20亿的人口,摄取的蛋白质是来自昆虫。然而,除了传统饮食或既有的昆虫加工品之外,几乎没有实际着手将昆虫蛋白制备成必需养分的机构。在这样的机缘下,亚特与亚希瓦拉成为了率先实践的人。不过,2009年当时,食用昆虫产业的发展还在草创初期,除了传统上已有食用昆虫的区域外,相关区域的法律框架与科技根本不存在,更没有两位创办人可以参考的商业模式;光是要跟谁取得虫?取得什么虫?又要卖给谁?怎么卖?都是难题。两人有理念,但在商品化的过程中,等于是从零开始。

创业本来就困难。创业能成功,经常是历经多次的失败与学习过程后却没有夭折,存留到最后。所以,如果要创造与试行(Prototyping),就必须要有更多资金去支撑犯错的空间。Protix Biosystems创立初期资金,来自于寄身于阁楼的两位创办人的积蓄,但单靠储蓄显然不足以支持他们的尝试。半年过去,在2010年,两位创办人开始寻找投资人,设法筹到够多资源,让他们在法律、昆虫培育与科技方面做研发能更宽裕。还好,过去在麦肯锡的资历与人脉,让他们的努力被荷兰的农业投资人与研究机构所关注。Protix Biosystems在创立第二年,便获得专门投资农业、食品、再生能源等新创的投资人,Dutch Greentech Fund投资。随后,也在投资人的协助下,将公司驻点于北布拉班特省(North Brabant),因为这个决定,他们有机会与布拉班特省发展机构BOM(Brabant Development Agency)建立关系。BOM专门负责帮助外来企业,促成各种“创新商业”的实施。这一步,让他们在往后面对昆虫食品相关法律的程序,顺利许多。

2011年,资金无虞的两人开始寻找学术领域的专家,协助研究昆虫蛋白的精制。最后他们找到荷兰瓦赫宁恩大学(Wageningen University)一位钻研“可食昆虫”的“阿诺‧凡‧休斯(Arnold van Huis)”教授,与悉知昆虫学领域的“马切尔‧迪给(Marcel Dicke)”教授,以及加拿大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生化领域的“罗伯特‧寇克(Robert Kok)”教授。在这三位专家教授的加入后,Biotix Biosystems的技术突飞猛进,他们很快找到了最佳蛋白来源:“黑水虻(Black Soldier Fly)”,作为蛋白质摄取基底的方案。

虽然根据联合国等机构的统计,已有诸多餐饮文化有食虫的情形,且昆虫蛋白也已被证实在适当处理后其实仅有极低的过敏或中毒风险,但欧盟食品法依然未允许昆虫作为食品产业基底。在法律方面,两人深深认知到要靠一己之力去推动主管机关的改革,是万般困难的。所以,他们开始“合纵连横”,着手与其他昆虫制造厂合作,期望共同将饼画大,促成一个产业脉络的雏形。2012年,他们与几家加工厂与昆虫资材的供应商一起倡议昆虫饮食,并创立“国际昆虫食品与饲料平台(International Platform of Insects for Food and Feed, IPIFF),积极在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对欧洲议会谈话,提倡合法化昆虫为蛋白质来源的重要性。IPIFF严格上来说,比较像一个“共创力量”的结合体,而且逐渐长大。创立到今日六年时间,已有46个单位,包含企业与学术单位为会员国,宗旨为提倡与支持昆虫食品化,与教育政府及大众食用昆虫的益处。当然,更务实的功能则是在替所有参与者建构将来产业化后,价值链中的位置,并以此吸引更多有产业能力的业者投入。

创立三年间,Protix Biosystems游走在产业与创投之间,寻找资源,冲撞体制,但就是没有真正的产品出现。不过他们的投资人依然支持他们的理念,特别在2012之后,Protix Biosystems加倍投入研发,并且将资源放在市场分析与欧盟法制规范能发展的范围。亚特在麦肯锡的历练,让他成功和投资人沟通,稳定了共识与投资结构。这样一直烧钱,无法适当预期回收却得到足够信心与支持的案例,在许多饮食新创的团队个案中,是非常非常少见的。还好,在创业六年后,Protix Biosystems在建置好技术、安排好市场,也与主管机关做好了沟通之后,终于成功量产“昆虫提炼的蛋白质”,并马上和饲料与营养公司Alltech Coppens成为合作伙伴,稳定供给昆虫脂类产品做为猪饲料的原料。这合作证实了两件事情:一、他们的方案是有市场支持,能够产生稳定现金流的。二、投资开始回收,公司估值即将大幅成长(这让A轮的老股东兴奋不已!)。同时,因为市场开始运作,Protix Biosystems又迅速布局资源,建立专为宠物饲料原料的“ProteinX”与“Protix LipidX”二个子品牌。一切的耐心等待与徐步发展,似乎都在为这一刻爆发而准备!表面上Protix Biosystems看似忽然得到注目,但底下其实是亚特蹲点六年的耐力与执着。2015至2016年间,他成为全球当红的农业新创专家!Protix Biosystems也获得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颁发的“科技先进奖(Technology Pioneer Award)”。这是许多新创单位梦寐以求的奖项,不仅实际证明了技术的可行性与社会性,更打响Protix Biosystems在业界的知名度。

搭建资源永续与合理分配的品牌

经过多年努力,Protix Biosystems在2017年又推进了重大的一步。IPIFF在数年沟通之后,终于影响欧洲法制,让法规发生了一些改变。欧盟终于合法化昆虫蛋白可用于鱼类养殖。在这样的趋势下,Protix Biosystems于当年度便大举并购了制造人类可食用昆虫的公司“Fair Insects”,直接取得制备技术,并开始生产人类可食用的黄粉虫(Mealworms)、蟋蟀(Crickets)与蚱蜢(Grasshoppers)的可食用蛋白。透过并购,亚特的昆虫企业逐渐壮大。但Protix Biosystems没有因此停顿,因为他们知道生态环境的议题,有很多团队都在设法透过创新来克服,在这个具有“时效”的食虫议题上,必须要打铁趁热。亚特身为执行总裁,为了迅速拓展国际领土(增加市场)与生产力(增加供给产能)以建立在产业链中的影响力,他说服股东,不惜直接将Protix Biosystems这个好不容易打出名号的品牌,与驻点中国的食品及饲料产业领导者“布乐昆虫科技(Buhler Insect Technologies)”结为“合资企业(Joint Venture)”,让双方直接相通有无、共享创新收益。当然,Protix Biosystems将能透过布乐昆虫科技的既有市场,接触到更多通路与客群,并更容易渗透异国市场;而布乐也能跨足到昆虫食品产业的“应用端”,非仅停留于研发与分析研究服务

目前Protix Biosystems的品牌分为三类:“人类可食用”、“宠物与禽畜饲料应用”、与“植物肥料应用”。人类可食用的品牌除了2017年并购Fair Insects生产的昆虫食品,还有“Friendly Fish”的鱼类产品与“OERei”的鸡蛋。Friendly Fish目前有两种鱼与虾子,此品牌的产品虽然不是昆虫,但所售出的鱼与虾都是以Protix Biosystems生产的昆虫喂食。在养殖渔业的产业,养殖业所用的鱼饲料普遍大多都使用其他鱼类做成,平均而言,养殖业生产的鱼,需要使用重量相当的鱼量作为饲料喂食,若以换肉率的角度来看,效率相当低;而这种养殖模式,会集中使用某种特定饲料鱼种,无疑也是过度捕捞的元凶之一。Protix Biosystems协助养殖渔业改用昆虫提供鱼类所需蛋白质,不仅间接减轻过度捕捞对环境造成的压力,昆虫的幼虫蛋白质含量高,繁殖速度也相较于鱼类数量多且快速,总成本基本上还是下降的。而OERei鸡蛋与Friendly Fish有些微不同之处,但同样也是以Protix Biosystems的昆虫作为饲料基础。他们的理念是让鸡的饮食回到最自然的样貌,使养殖鸡可以像野鸡一样吃稻类、种子与昆虫长大,于是牠们生的蛋,相较于一般吃饲料生长的鸡,将不会含有人工饲料所含有的黄豆淀粉(Soy-free)与基改黄豆淀粉。

总计至2017年,投资人BOM Capital、Rabobank与Aqua Spark总共投资4,500万欧元,Protix Biosystem因此有资金新增设施,在他们的发迹地荷兰建造生产线。2018年,Protix Biosystems毫无意外地受到各的界社会企业组织的推荐,获得了被誉为永续企业界诺贝尔奖的“卡特瓦大奖(Katerva Award)”,并与全球最大的生物育种与遗传物质应用服务公司“汉德克斯(Hendrix Genetics)”成为商业伙伴,打算从“种源”的层次再深入发展,从“培育昆虫”提取蛋白,转型为“制造昆虫”来提取蛋白,使全球蛋白分配更无虞、更有效率。

Protix Biosystems的创新,严格说来只是一种“饮食方法”的再利用与再诠释,并不算是一种很独特技术的成果,也不算具备很特殊的创新商业条件。但由于一开始切对了方向,掌握了“食虫”在资源与环境方面的话语权,因此有机会开创一条康庄的获利通道,以目前的创业情形来论,亚特也算是做对了几件事。在他的创新历程中,主要有三个很重要的策略,以下分别说明:

产业环境布局“快而精准” 打下良好基础

昆虫制备食品(不限于蛋白质摄取为目的),若要以“产业”来算的话,其实有几间业务相似的对手与Protix Biosystems竞争。其中包含也适用黑水虻制造动物与植物用蛋白的“EnviroFlight”,与制造昆虫蛋白质、昆虫萃取油脂与昆虫泥土的“AgriProtien”,还有制造宠物用昆虫与昆虫萃取油脂的“Enterra Feed”。这些机构或公司,乍看之下有至少五成的业务与Protix Biosystems重叠,但Protix Biosystems与其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以“永续(Sustainability)”作为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而非着重于养殖技术或萃取技术、成分效果等等强调技术卖点的“食材供应商”。因此,虽然都以昆虫为出发点,但亚特的团队却是依循着国际社会的脉动,向相近的产业迅速延伸、积极布局。

举例而言,Protix Biosystems为了扩大单一昆虫物种的应用价值,于2015年开始与一些对昆虫“几丁质(Chitin)”运用有研究的专家、机构与纺织厂合作,还参与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协会“德国夫朗和斐协会(Fraunhofer Institute)”的“ChitoTex计划”,这是一个研究如何将昆虫身上的几丁质,转化为纺织用的生物化学原料,以解决人工材料制造污染问题的计划。由此可知,若Protix Biosystems仅作为一个替代食品供应商,是不会切入纺织应用的。在亚特的几次公开演讲中,都有阐述他期望借着Protix Biosystems带动欧盟境内更多人投入循环经济的领域。从几丁质生产与循环经济的贡献看来,亚特带领他的团队跨足不同产业,在产业发展初期便进行一定程度的“多角化(Diversification)”,不仅是降低应用性太集中的风险,更具有远见,比竞争对手还早着手昆虫运用的可能性(而非仅限于蛋白质提供)。同时,因为有足够的资金,亚特也没有浪费时间;对于适合的、互补的技术,多直接以并购的方式取得技术或市场,其积极度在新创公司来说算是非常高。透过迅速而精准的布局,加上他们在社会影响力的卓越表现,让Protix Biosystems在昆虫食品产业中的领导地位更显稳固。

技术与服务发展 掌握“边际策略”的步调

若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无论制造、流通与消费端的行销,昆虫食品产业的发展可说是势在必行。截至2018年,广义包含昆虫相关技术研究与产品的产业,据估计价值将近四亿美金。这在整体食品行业来说,还算是相当微小,但其中昆虫食品产业的价值却不断上升中。除此之外,大环境也是一个推力;全球人口数量逐年上升,在产业成长与环境趋势推进下,人类在替代食材与纺织品、民生用品制造物方面,往昆虫相关应用范围去依赖是必然情况(特别是相较于其他人造物,昆虫的养殖与资源提取,平均成本更低)。
但尽管趋势如此,Protix Biosystems从创立至今仍在产业与法律面付出许多努力。由此来看,亚特的创新其实是新创公司中少见的“边际策略(Edge Strategy)”模式,这是一种“站在事业竞争力的边际或边缘(Edge),利用渐进式创新的方案,向外推展,扩大竞争优势”的一种策略。Protix Biosystems没有一举推出产品、大量促销、砸钱行销,而是根据产业需求趋势,判断门槛与障碍,分析技术的可能性,然后一步一步慢慢前进,由一点一点的小改变(例如产业伙伴的建交或对主管机关的沟通)累积出足够的动能。

例如,完成人类制品的技术建立后,Protix Biosystems往一样是食品但却是给非人实用的宠物与禽畜饲料延伸。而这样的作为,同样符合他们倡议的轴线。现今的社会,人们越来越重视“毛小孩”健康,所以宠物食品厂经常在猫狗罐头与饲料里参入禽畜类肉品,供应更完整营养与口感、味道,但猫狗不尽然需要从肉类摄取所需蛋白质。昆虫不只能提供大量蛋白质,其所含的油脂还能促进消化与改善消化不良,刚好符合宠爱毛小孩的主人们(而且不是自己吃,又感觉没那么恐怖)。Protix PureeX是提供宠物食品材料的品牌,生产作为宠物泥类食品(Puree)的原料,并与Trovet以及Jonker宠物食品制造公司合作,在技术与市场上,都不用自己去开拓。而禽畜饲料部分, ProteinX与LipidX二个品牌皆能作为宠物与禽畜饲料;前者主打足够的蛋白与养分供给,后者为昆虫提炼出的油脂,能解决动物的消化困难,是两个不同宠物食品客群。为增加说服力,昆虫制成品的成效,包含易消化、高营养与能量含量、好吃等,都由合作公司的宠物营养师代言认证,立即为昆虫的应用增加了亮点。

除了吃的,拥有昆虫蛋白还能做什么?亚特往应用资材去联想,发展昆虫提取蛋白做成的“营养土让”,但这样的土壤显然并非自然生态的常态,且可能违背企业核心价值,所以Protix Biosystems为贴近永续的价值,还大动作针对健康土壤品牌BLOOSOM采取“大自然循环”的做法,搜集养殖昆虫的食物纤维与昆虫粪便、蜕皮等来作为土壤肥料的基质。这些应用,都是从“昆虫”及其材料应用思维去延伸,而非期待一项突破性、跳跃式的创新就要闯荡市场。如果Protix Biosystems与其竞争者一样,只是一间单纯制造昆虫食品的公司,所能发挥的影响力与竞争力必定有限,而且延揽产业伙伴、说服主管机关的能耐,也不尽然有今天的成效。当然,未来还有饮食文化的障碍要克服(毕竟,“吃虫”的联想还是太突兀),但目前一步一步占领生活周遭的昆虫蛋白应用,正悄悄让人类接受而习惯中。也许不久的将来,昆虫蛋白的益处将能更直接地进入到你我的生活之中。

从里到外 展现绝佳的“领导能力”

巨观而言,我们可以将Protix Biosystems看做是一个“尝试在既有市场找寻新供应来源”的贸易者,左手买、右手卖,就这样简单。但微观后,深究其运作的机制,则会发现创办人亚特在不同的商业管理环节,都做了很积极、很具有创新精神的管理方案。首先在个人层次(Individual Level),亚特对自己的期待本身就不是单一领域的专家而已;他在台夫特理工大学期间,就在蓄积创业能量。毕业后,也从事过农业科技应用与技术商品化相关的工作。而专精行销与市场的伙伴亚希瓦拉身为同事,工作上能互动良好、创业上与他互补,双方能够契合地合作多年,可以看得出亚特的人格特质有很强的领导力,而且这领导力应该是奠基于他专业的背景与绝佳的自我管理能力(Self-management)。这样的能力也在他许多演说与分享中,看得出端倪;他对愿景与理念的阐述很具体,而面对创业的压力与不顺,对外则从来保持乐观,让人有信心与安心。

亚特的人格特质,在组织层次(Organizational Level)方面,表现在他身体力行、大胆果决的决策之中。从他有耐心沉潜多年,却又能在很多时间内与主管机关沟通、对投资人说明,以及招来产业伙伴,在还没有具体成绩之前便使大家组成倡议平台IPIFF,都是他发挥“变革领导(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而深得人心的例证。亚特对自我的定位明确,又善于沟通,多次引导产业改变,这是一个创业家很重要的特质。创业者,不能只是挥动理想抱负的大旗,就期待伙伴靠拢,必需理解发展脉络与竞争合作关系,又能聚集资源、营造共识,才能带领好组织。另外,在Protix Biosystems创立初期,两位创办人都没有因为自视甚高而陷入“NIH, Not-invented-here”的毛病,反而是重视团队人才的平衡,开放很多合作条件,并接受投资人的建议,与许多昆虫、食品、制造与生化方面的专家敞开心合作。这是亚特的团队能够如此有活力面对挑战、保持信心与团结的原因之一。

到了企业治理的层次(Firm Level),Protix Biosystems在营运方向与品牌的调和上,也因为亚希瓦拉的专业,设定了两个非常好的策略方向:第一是品牌价值杠杆(Value Leverage)的应用,第二则是具有政治正确的社会效益的色彩。亚特多次的公开演说,都将他们的品牌高度拉升到了“社会影响力”层面,而非制造商可以制造品质多好、数量多大的产品。这让他们的产品在推出市场之前,就备受期待,并且有很多人主动与他们合作(或乐意与他们成为供应伙伴),这对公司治理的外部成本控制方面,有了非常好的成效,而这都是借由品牌效益所杠杆出来的价值。最后,这样的价值便发挥在产业层次(Industrial Level)。亚特的团队不是埋头苦干,拼命研发或生产行销,而是费了很大的劲在塑造“话语权”。从他们创业的前五年来看,基本上都是在欧盟与主管机关及重要的加工商互动,寻求各种合作框架(即便他们在2015年前,连个正式的产品都没有)。可是Protix Biosystems因为初期付出了许多努力在政策法规的引导、生产技术的尝试与供应链的建构,使得他们成为产业中的领航者。而承担领航的风险,换得的就是“造市”成功之后,所具有领导的地位。在近年替代性蛋白蓬勃发展,相关投资俨然位于风口,受到极大关注的时候,Protix Biosystems显然成为了大家的标竿。而且除了农食的创新圈,在社会企业领域,亚特也占有一席之地,是专家公认以科技带动社会解决方案的好案例。

总结以上,若真要说他们在创业模式有所创新,应该是对“商业市场基础建设”与“创业时机”的掌握。而这两个关键,则是仰赖两位创办人在领导力与营运步调,以及其技术团队对国际议题的敏锐度、沟通力、专业度的综合呈现。

结论:

创新需要耐心 等待最佳时机

知名经济学作家“汤马士‧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他的《世界是平的》、《世界又平、又热、又挤》等系列著作中,多在倡议资源永续与环境保护的经济学意义。在他近期的著作《谢谢你迟到了》则一改之前提证与宣教式的口吻,改呼吁“反思”,放慢发展的脚步,看看身边环境的变化。在创新管理的学门中,技术发展轨迹是很重要的一种思维;有时候,技术或商业模式跟随的市场需求,会落后而无法迎来最大效益,但也有时候,因为技术或模式领先时代太多,发展太快,应用环境或基础建设还没累积足够的能量,创新的技术依然无法得到妥适的应用。所以,创新最靠运气的部分,或许是对“时机点”的掌握。有许多历史殷鉴,可以证明许多引爆全球热潮的科技创新,事实上都不是当代最新潮、最前缘的技术;当代真正最突破的技术,即便募资成功,迈向商品化,却总是伤痕累累收场。正如《谢谢你迟到了》一书所说,繁荣与否,还是要回归到闻名的价值与人的本质,是否跟得上科技创新的脚步。很多时候,迟到的技术或应用,反而才能刚刚好地落在最被需要的时候。就像Protix Biosystems赶上了气候变迁下,蛋白质分配的需求、环境永续的政治正确性,与替代食材广为被推广的时代,才让“吃虫”得以被当作饮食科技用于社会问题的解方。
事实上,工业革命之前,地球气候与生态从未因为人类制造废弃物而有巨大变动,但工业革命后,文明以“线性经济(Linear Economy)”的方式推动工业与经济,将大自然的原料如木头、钢铁等物质,做加工后变成产品或转换成能量如火力与电力,随之产生的废弃物再排放、丢弃回大自然或焚烧。这种非自然的处理方式造成环境改变,因为这些废弃物形态原本并不存在于环境中。而后,随着人类数目不断上升,我们制造的产品种类变得更多样,产量随之升高,所耗能量与资源亦节节升高。于是,匮乏的痕迹就越来越明显,诸如臭氧层破洞扩大、极端气候侵袭、生态毁损、物种灭绝等环境异状,层出不穷。这样的发展,让“环保”成为全人类的议题。1970年代,知名建筑师与经济学家、被誉为“永续工业之父”的“华特‧施达尔(Walter R. Stahel)”提出“从摇篮到摇篮(From cradle to cradle)”的观念,成为当今“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的先驱。Protix Biosystems发现昆虫是食物链基层的资源,也是人类饮食中缺乏的一环,不论在制造食品或食用方面都有很大的应用空间。然而当今许多饲养家畜、宠物的原料都是鱼类或其他肉类做成,相当于将食物链中同一阶层的物种,喂食给相同阶层的生物,食物链的秩序恐因此变得混乱。Protix Biosystems把昆虫提炼出的蛋白质与油脂作为家畜、宠物与人类营养的来源,本身不是太大的创新;但是两位创办人毅然决然离开麦肯锡之后,没有躁进,而是致力于市场沟通、团队组合与基础技术的建立,一直等到2015年之后,才推出产品,并持续大声倡议永续资源,实为股东沟通能力与创业耐心的展现(当年度,也正是米兰世博以“慢食”与“永续”作为主题,向全球倡议食品安全与饮食永续重要性的一年)。Protix Biosystems将制造食品的过程,恢复成更贴近大自然最原始的样貌,企图以蛋白质作为主题,让食物链的循环更原始完整,着实朝向了循环经济与永续经营的目标前进。

重新思考“吃什么”会是一大商机

回过头来看Protix Biosystems的事业主张,白话一点说就是“吃虫”,或是“用虫的成分取代民生用品”,但听见“吃虫”或“以昆虫制造”仍有许多人无法接受。根据调查,在美国可能愿意或一定愿意在未来食用昆虫的人仅有七成,可见即使是勇于尝鲜的美国,要说服犹豫不决的消费者会是一项考验,而教育不愿意接受昆虫的消费者更是一项挑战。除此之外,Protix Biosystems目前生产人类食用的昆虫食品,是做成零嘴产品,未来若要将昆虫作为主食,还需要思考如何呈现与包装昆虫食品,这可能不是单纯的行销手段就可以克服的。现在Protix Biosystems展示产品的方式包装都还非常粗浅、直接,往后Protix Biosystems最大的风险与挑战,恐怕不是来自外部竞争者,而是市场本质的限制。

吃肉、吃蛋,或喝牛奶,从营养的角度来看,就是摄取蛋白质为主的饮食措施。人类的“吃”的历史超过五千年,无论食物的原始形态为何,人类需要的养分组成其实可说是几乎没有变化。因此,我们在主官味觉(口味)能被接受的前提下,或许可以思考有没有重新分配养分,如蛋白质、淀粉、醣类、脂肪等等营养素的方法,并透过技术,运用于全球,使养分的分配与消耗,能够更有效率,满足2050即将到来的九十亿张嘴。

“吃”绝对是个商机。但在社会意义越来越重要的年代,“吃什么”所隐含的“为什么吃?”与“如何吃?”可能比吃的食物本身还重要!作为一个餐饮或食材的创业者,在注重品质与产能的同时,应该更积极思考“社会参与”与“消费者沟通”。若能找到方法,将自身的产品、服务或技术,与品牌相连,并紧扣目标客群最在乎的价值上,借由社会参与提升高度与能见度、打造良好的取用管道,提升接触性,完成妥善的消费者沟通,则有很大的机会重新定义“吃什么”。而这一定义倘能被市场接受,就等于创造了“规格门槛”,能够在特定范围内取得商业条件上的话语权,像Protix Biosystems一样,慢慢往外扩张版图,稳步营运、踏实茁壮。
文章来源: 好食好事 http://dwz1.cc/GZPVhIxs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