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化的现代农食系统:多国综合企业对农业、粮食、种子的支配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2-13 01:13
分类:全部资讯 学术研究 最新动态
FLU_OAD_DigitalPub_180

农业综合企业介入政治很深,甚至有“食物政治学”(Food Politics)这样的专门用语。一般所谓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指的是为了维护、争取国家利益而在国际间进行的各种权力斗争,国际政治学界认为国际经济也从属于国际政治学。

农产品贸易在统计上反映了国与国的关系,WTO(世界贸易组织)农业协定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等与农业有关的贸易自由化谈判,也是各国你争我夺的一部分。毕竟农产品是构成国民经济与国际经济不可或缺的区块,然而,只剩下少数国家和农产品项目还是采取由政府统一进行管理的方式,大部分已变成民间企业在承揽经营全球农产品贸易,跨越国境进行交易者也很多,其中,彼此对峙的并非A国农民与B国农民与粮食消费者,而是把农产品当作商品处理的多国籍农业综合企业。

只是大多数农产品在国际贸易过程中并不会出现贸易商名字,因此人们食用进口蔬果之际,不一定会联想到背后控制的那只多国籍农业综合企业的手。但事实上如后述,很多谷物与油料作物种子几乎都由嘉吉(Cargill)这种大企业一手操控。

农业综合企业

所谓“农业综合企业”,原本指一个企业经营各种农业与粮食相关产业,不过,实务上大多指特定超大型国际农业与粮食企业。农业与粮食相关产业从农业生产到粮食消费过程中,透过商品价值链而形成非常复杂的运作,而且每个环节运作逻辑都不相同,具体而言有以下五大类:

种子、农药、肥料、农业机械、饲料等农业资材部门;
农产品集散、贮藏、制粉、碾碎等初级加工及负责流通与贩卖的农产品交易部门;
加工食品、冷冻食品制造之加工部门;
餐厅等提供餐饮服务的食品服务部门;
直接面对最终消费者的食品零售部门(图2-1)。

Photo Credit:开学文化

这些不同产业部门透过水平整合现在已经出现全球寡占化现象,大企业运用商品价值链概念进行相关企业垂直整合与策略运作,更有能力衍生不同面貌的新事业群。

多国籍企业和一般企业主要差别在于设立海外子公司,透过资产操作在海外直接进行事业活动。事业活动在多国之间进行,因此称为多国籍企业,以在多个国家进行活动这点而言可称为多国籍(multinational),但以其在跨越国境进行活动这特点来看,也是经营跨越国境的“跨国籍”(transnational)。有些大型多国籍农业企业在全球市场中拥有压倒性影响力,甚至也有能力介入各国农业与农产品贸易政策之形成,扮演政治主体之重要角色。
  
看不见的巨人——嘉吉(Cargill)  

2010年5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做了一篇专题报导,搭配典型英式早餐照片的是以下文章:“红猪肉到盐、砂糖、可可、棉布等等,这家美国企业所供给的产品,已经把我们餐桌上所有东西全包了”。嘉吉其实就是全球最大的非上市企业,该公司是全球第三大食肉加工企业,也生产制造培根、香肠与煎蛋等蛋料理的原料。该公司更是全球最大谷物贸易商,掌握全球非常大部分用来制造面包的小麦,以及制造乳玛琳等的油料作物,全球玉米贸易同样由该公司掌控。

嘉吉旗下有全球第二大家畜饲料品牌,如果失去该公司提供的谷物、饲料与油料作物,恐怕全球的酪农业都要停摆。不仅如此,该公司旗下化学肥料子公司“美盛”(The Mosaic Company)排名全球第三大,专门提供番茄与香菇等栽培所需之化肥。就连餐桌上使用的调味料与盐,嘉吉产品也充斥市场。再来,身为巴西最大柳橙果汁加工与出口企业,乃至于制造塑胶杯的工厂,其原料大豆与玉米,都是由嘉吉一手包办;该公司还是可可与巧克力的原料可可豆及砂糖的全球最大贸易与加工企业。难以想像,就连餐桌上的杯垫与餐巾原料棉,嘉吉同样掌握全球第二大交易量。

贸易上所谓“寡占”,是指前四家公司的某些产品市占率合计超过40%~50%,在此状态下很容易阻碍市场自由竞争与公平贸易。我们将各主要品项的市场占有率整理为图表,如表2-1所示,包括嘉吉在内大型的多国籍农业综合企业,他们在国际农产品市场的寡占程度已高得吓人,这些企业包括嘉吉(Cargill)、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美国)、路易达孚(LDC, Louis Dreyfus Commodities,荷兰)、邦吉(Bunge,美国)等巨大谷物贸易商,这四家所谓的“谷物巨人”经常根据其英文字被称为“ABCD”。

其中,嘉吉被称为“看不见的巨人”,与LDC一样未上市,经营实态外界难以得知。这两家企业之所以有如神隐,乃是因为他们生产、贩售的产品并非最终消费商品,一般消费者不会在超市或超商陈列产品包装上看到这两家企业的名称或品牌,因此所谓“看不见的巨人”并不只是说该公司未上市,而是说明这两家大企业的手深深探进人们日常各种食品与饮食相关用品,消费者却毫无察觉。总之,我们大部分人都在不知不觉之中早已成为这两家超巨大谷物商与农粮复合企业的“忠实客户”。
Photo Credit:开学文化

1865年成立的嘉吉,目前在全世界65国有业务,全球员工合计14万人,2013年度营业额高达1367亿美元,主要业务内容为谷物与油料作物交易,以及这些产品的加工、饲料生产、畜产、肉品加工、营业用加工食品等垂直性扩大的事业,再加上掌控柳橙、棉花、砂糖、可可等水平式扩大的事业。

除此之外,该公司使用这些农产品原料进行淀粉、糖化制品(葡萄糖、高果糖玉米糖浆等)、乳脂制品(卵磷脂等)、合成树脂(聚乳酸)、乙醇等商品开发,更加垂直扩大其事业触角,提供给农业生产者与零售商、餐厅各种服务与解决方案,甚至还运用其国际商品贸易经验与技巧,将事业部门拓展到能源、运输企业与金融、保险企业等,做水平与垂直的全面扩张,提升各部门的市场占有率。

虽然农产品贸易毛利不高,只能薄利多销,但像嘉吉这样超大型谷物贸易商因寡占整个相关产品国际贸易市场,而且不只进行农产品贸易,还掌控生产农作物的肥料以及生产加工食品使用的各种原料,因此得以发展下游的高附加价值产业。

更何况该公司在国际农业市场几乎“独占”相关交易情报,所以该公司不只能直接整合各项事业,更具有对各领域主要企业子公司拟订最有利的全球事业策略,具备应变状况的柔软性;且该公司非常重视金融与风险管理,这方面累积无人能出其右的经验与操作技术,因此,业务整体保持稳定,版图持续扩大。例如,近年来全球农产品市场经常出现剧烈波动(价格忽高忽低),该公司不仅未受影响,反而能善用局势,在乱局中赚到巨额利润。  

这类超大型多国籍谷物贸易商因为购入大量原料并贩卖材料,形成超高市占率以及上下游事业垂直整合,故得以掌控农产品价格,甚至连小盘商、加工企业与农业生产者都必须看其脸色。特别是嘉吉,同时拥有超大型食品加工事业以及家畜饲料事业、生产者服务事业等,加总起来的影响力更是难以估计。

政治影响力  

农业综合企业介入政治很深,甚至有“食物政治学”(Food Politics)这样的专门用语。一般所谓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指的是为了维护、争取国家利益而在国际间进行的各种权力斗争,国际政治学界认为国际经济也从属于国际政治学。

然而近年来的发展趋势与此背道而驰,国际间经济与贸易互动量愈来愈大,相互依存关系愈来愈深,因此,影响国际政治的主要因素不再只是国家与政府组织,各种非政府组织乃至于多国籍企业也取得很大的影响力。全球化愈来愈深刻的今天,国际规则与规范形成的场域已经远离国家。

许多巨大多国籍企业规模甚至已超过某些国家的GDP,因此,身为经济主体的这些多国籍企业实质上已经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政治主体,可影响某些国家甚至国际相关政策形成;他们同时对于新市场环境与政策对策保持着高度的应对能力,显示出强大的存在感,这尤其在农业与粮食领域更显突出。他们能细腻地介入农业与粮食领域,调整市场制度与价格,主导形成或影响某些政策,这便是“食物政治学”或“粮食政治学”之定义。  

多国籍企业影响甚至操纵政治的方法,首先是提供大量政治献金进行国会游说,聘请政府相关官员来其企业任职,或者反向操作让企业干部进入政府担任官员,这就是所谓的“旋转门”,例如雷根时代代表美国参加GATT乌拉圭回合(GATT Uruguay Round)谈判农业事务并起草美国提案的阿姆斯图兹(Daniel Amstutz),在那之前就是嘉吉副总经理。阿姆斯图兹于1960年~1970年担任嘉吉副总经理之后,出任美国农业部国际谈判副代表,1980年代后半进入商业部,被任命为GATT乌拉圭回合农业谈判的主谈官员,任务结束后又成为食品与粮食业者的国会游说代表以及国际谷物理事会秘书长,同时担任嘉吉企业的顾问。 

第二,积极地与国会公听会或政府机构成立的各种专家谘询委员会产生关系,公开表明企业与业界的利益并希望反应在政策与法案上。2011年12月美国众议院联邦预算委员会贸易小委员会召开TPP相关公听会,沃尔玛总经理和嘉吉国际事业部负责人同时担任民间部门代表,而在公听会上发表主张。

嘉吉经常在农业与粮食谘询委员会中担任正式成员,在美国的贸易政策上扮演极为重要位置的众议院贸易谘询委员会的农业政策会议中,该公司副总经理每次都会出席。该公司不只单独行动,还积极介入各种产业公会,担任北美制粉业协会、玉米精制业协会、美国饲料产业协会、美国食肉协会、食品原料制造协会等组织理事长,也出任“为实现TPP的美国企业联合会”以及“促进美国APEC利益之友会”等业界垄断产业团体的共同议长或理事,企图运用其产业影响力主导相关政策形成。  

第三,不只直接或间接影响政策形成,这些大型农业综合企业会为了规避法律拘束力或政府管制,率先参加或建立自主管理制度,诸如规格、认证、标示方式等等,甚至直接主导也不是稀有的事。例如,特别是经营香蕉、咖啡、红茶等加工业务的农业综合企业,旗下大型农场劳动条件恶劣,使用过度农药造成污染,镇压工会或严重剥削契作农家;他们透过影响政策与法案而制订有利于他们的社会与环境法规,没有自我改进就可取得各种公平贸易认证。奇基塔与星巴克恶名昭彰。
  
近年来棕榈油全球需求量大增,东南亚大幅扩建棕榈树农园导致森林生态系被破坏,威胁民众改变传统土地利用方式,相关企业与国际NGO因此于2004年成立“永续经营棕榈油圆桌会议”(RSPO),于隔年拟订“基本方针”。原本该会议希望确立“棕榈油生产透明性”、“友善环境、维护自然资源与生物多样性”、“企业应对劳工与受影响村落进行补偿”与“开发农园必须负起环保责任”,但最后变成毫无约束力的“自主规范”,实施效果大打折扣。

同理,巴西的亚马逊地区与喜拉朵(Cerrado)地区种植大量黄豆摧毁当地重要的自然生态系引起批评,有关单位2005年成立“大豆生产需负更多责任圆桌会议”(RTRS),希望讨论出国际标准与实施注意要项,这项圆桌会议出席者除了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WWF)与乐施会(Oxfam)等等许多著名国际公民社会组织之外,也让嘉吉与ADM等贸易公司以及雀巢等巨型食品加工企业、卡夫与好市多等零售业者出席,这个部分得到了很高的评价;然而相对地,公会联合组织、小农与农场劳动者组织、原住民团体乃至于多国籍企业行动监督团体内部也有不少批判圆桌会议这种形式的声音。

事实上,今天在各种社会的、环境的行动规范和规格认证导入已日渐普及化,但这些大型农业综合企业仍继续在其生产过程中破坏环境、生活,主宰全球粮食供给。
文章来源: The News Lens http://t.cn/RIQb1Na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