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国COVID-19刺激计划:是对大型农企的救助,还是维护食物系统的生命线?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20-04-18 02:56
分类:全部资讯 原创内容 观点评论
FLU_OAD_DigitalPub_180
美国签署成为法律的COVID-19刺激方案包括230亿美元援助农业的资金。这是理所当然的:鉴于目前获得安全健康的食品的重要性,以及农业是经济的重要支柱。

虽然一揽子计划为学校营养项目、农民和食品银行提供了财政援助,但在保护家庭规模的农户、食品行业工人和受到危机重创的本地食品企业方面还不够深入和具体。它也未能覆盖到那些深陷收入困顿的家庭,还有那些农场工人。作为食物系统的脊梁,农场工人受到的保护和福利却最少。为了确保下一个COVID-19刺激计划不是向大型农业综合企业送钱,所以要了解最新的刺激方案在哪里存在不足。




刺激计划未能监督大型农业综合企业

农业方面刺激计划的最大变化是通过美国农业部的下属融资部门,商品信贷公司(Commodity Credit Corporation)提供140亿美元援助金。商品信贷公司曾经负责向因中美贸易摩擦而受到经济伤害的农民分发援助。然而,COVID-19刺激法案在很大程度上将农业援金的分配留给了农业部长桑尼·珀杜(Sonny Perdue)。如果历史有任何提示的话,这次很可能大规模的“照顾”工业化运营的农场,如生产用于燃料、饲料、食品加工和出口的玉米和大豆种植商,而非中小型地区或社区农户和牧场主。

COVID-19刺激方案没有支付上限,也不要求证明市场损失与新冠疫情有关,也没有监管措施确保资金不会像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救助那样让头部1%的农民进一步致富。有一项分析发现,那次救助中,前1%的农业受援者平均获得183,331美元援助,其中一个农场获得280万美元,而底部80%的农场平均获援不足5000美元。


援助未流向本地食品系统以及家庭规模的农户

美国国会应该确保大部分援助流向中小型农民和牧场主以及当地的食品企业,使健康食品能够到达最需要的人手中,而不是集中对大型农业综合企业提供援助。刺激计划中的95亿美元,可以通过专项条款帮助那些弱势农户和企业,如将特产作物种植者和本地农民和牧场主列为受益者之一。不幸的是,这笔援助资金也完全由农业部长珀杜自行决定。

从农贸市场到合作社,再到食品加工商和分销商,都在为健全的区域食物系统提供支持,对于确保危机时期的社区韧性、食物安全和强大的地方经济尤为重要。如果施援重点正确,刺激计划中包含了4500万美元用于刺激疫情期间的农产品营销。这本可以大有作为,支持本地农场和地区性的食物系统基础设施,但是由于这数千万美元没有专门用于本地的农产品营销计划(LAMP),使得它可能再次变成只针对大型农业综合企业的“馈赠”。

当医疗系统处于危机之中的时候,公共刺激资金用途应与美国饮食指南保持一致,增加健康和增强免疫力的食品摄入尤为重要,增加水果、坚果、蔬菜和豆类的摄入,而减少肉类和加工食品。现在,美国农业部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优先支持水果和蔬菜种植者,并确保为学校、食品银行和其他紧急喂养行动采购与饮食建议保持一致的食物。增加对于这些健康食品的公共投入,将有助于降低美国日益增长的与饮食相关的慢性病发病率,如糖尿病和心脏病等。


刺激计划未能扩大对有需求家庭的食物福利

对于数以百万计失去工作的人,获得安全健康的食品是当务之急。在新冠大流行之前,美国有3700万人面临食物危机,现在又有数百万人需要食物援助。虽然国会设法在刺激计划中为企业找到了数千亿美元,但立法者未能扩大美国营养补充援助计划(SNAP)。美国国会无视社会倡导者提出的增加福利的要求,而且也错过为GusNIP或公平食品网络等社会福利项目增加资金的机会。这类项目鼓励营养补充援助计划中的受助者在农贸市场购买新鲜农产品。


未来的刺激法案必须更好地支持农民、食品工人和农场工人

刺激方案也未能充分解决近2200万食品工人和农场工人的需求。他们在疫情期间持续工作,面临健康危机,却没有足够的保护或补偿。国会应该将这些工人认定为“急救人员”,并使他们有资格获得关键福利,如危险津贴、儿童保育和加班津贴。这些工人同样需要获得带薪病假、基本安全设备和医疗服务的机会。很明显,这些工作在农业食品一线的工人需要公平的补偿和保障,因为他们冒着风险把食物送上人们的餐桌。

即使在疫情危机之前,在日益巩固的农业经济中,中小型农民也一直在努力维持生计。1948年至2015年间,尽管农场产量翻了一番多,但有400万个农场消失了。在中美贸易摩擦的高峰期,即2017年至2018年间,又有1.2万个农场消失。美国去年农业破产数量增加了12%,农业债务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为了防止趋势恶化,国会必须扩大美国农业部的贷款计划,延期偿付农场的抵押品赎回,并确保援助流向那些受新冠大流行经济影响最严重的人,特别是少数裔农户,以及那些失去当地和地区市场的人。如果刺激资金不能到达最需要的农民手中,中小型农场可能会被消灭。

黑人农民和其他少数裔农户尤其容易受到伤害。由于他们的土地历来被剥夺,并被排除在农业贷款、直接支付和其他美国农业部服务之外,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阻止进入大规模市场。黑人农民现在只占农民总数的1.4%,占美国农产品销售额的0.4%;57%的黑人经营的农场的年销售额还不到5000美元。在美国,少数裔农民在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深受歧视性农业政策的伤害,理应得到COVID-19刺激方案的公平份额。

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将塑造未来几年的食物系统,无论是好是坏。如果没有美国农业部的明智支出和国会的更多监督,这一刺激计划和即将到来的其他刺激计划将无法促进在这场危机期间和未来迫切需要的健康和公正的食品体系。


资料引用:
文章来源: 城农原创整理发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