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来乡村看什么?比起走马看花式的观光,乡村更需要与“在地连结”的创新产业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5-25 22:55
分类:全部资讯 最新动态 生活方式 观点评论
FLU_OAD_DigitalPub_180

当我们以观光发展来看乡村时,乡村就变成了“地景”,成为了被观看的对象。于是我们站在乡村日常生活之外,享受观看的乐趣。这是为了满足我们(游客)打卡而形成的观看,是一种短暂、且无法深入了解当地生活方式与文化脉络的观看方式。

乡村除了观光,仍有许多价值尚未被发掘,同时也需要更多的投入。我们需要与乡村和好,展现在不同模式的合作上,而在其中也是让乡村价值被慢慢看见。

在日本东北911地震海啸后,决定创办《东北食信通》杂志的高桥博之,以可以吃的杂志介绍东北富饶的农渔产,借由农村价值的再发现,希望可以连接都市与地方。高桥博之说:
“那些在都市已经消失的,用金钱无法计算的价值,仍保留在乡村社会里,但单凭乡村的力量无法使之存续。如果能有对那些价值感到共鸣的都市居民,从新知识、技术、网络、资金筹措等个面向提供协助的话,才有办法将那些价值共同守护起来。”
(北海道美瑛町的哲学之木,因为地主不堪游客干扰日常农务工作,而用重机械将树木拉倒。来源:Y.F. Lin)

乡村正慢慢累积一些改变的力量

乡村正在一点一滴的转变,引起这些改变的原因包括一级产业(农业)价值逐渐被看见,网际网路发展与便捷的大众运输系统,缩短了城乡的距离。这些改变,展现不同以往的生命力;许多选择进入乡村的人,不只是追求梦想,而是表现出对乡村生活经营的态度。因为这些改变的力量,点点滴滴汇流成由下而上的乡村治理,也是思考乡村创生不可忽视的趋势。

首先,乡村谋生模式开始转变

欧洲和日本都在开始思考,农村如何从过去一级产业到最近火红的三级产业(观光),拓展更多元的产业发展型态。其中台湾追随日本喊出农业六级化政策,指农业生产(一级)× 农业加工(二级)× 销售(三级)的产业发展模式,特点就是发挥农业生产的加乘效用,增加农民收入。

以德国为例,农村中的居民除了进行农业生产外,居民也会从事农产品加工(如果酱、饼干)、在地食材餐饮料理、甚至是农业生技研发。而在泰国则是兴起到有机农家学做泰国菜的行程,这类厨艺学校在台湾也开始引进,是农业与旅游产业结合的其中一步。

第二,乡村人力朝向多工

多工,指的是多样专长。随着近年政策鼓励青年返乡或社会价值观转变,年轻人都带着原有的专长回到家乡(或是从城市移民到乡村)。因此十年前开始出现的“半农半X”,指的是在乡村中,过着兼具农耕生活与其他行业的生活型态。

这一、两年也看到了“半X半Y”,即回乡后的农村生活与农业无关,而是与其原本的专业加上其他农村服务业,如建筑设计师也是民宿经营者,或是同时经营在地书店者与餐厅。亦有“半城半乡”,仰赖高铁的压缩时空距离,可以过着工作在乡村,而假日回城市的生活方式。这些新的“城市移民”进入乡村后,乡村的人力除了以往的农户之外,也因为这些城市移民而有多元分工的机会。

第三,“网络”的重组

传统农村社会关系建构在农业生产体系与邻里关系上,现今在乡村出现青年带着专长回乡,开始在农村中逐步建立“社群”,成为一个无形的社会网络系统。这类社群所形成的网络系统,或许是因为议题而串连;亦可能是兴趣集结,如有机农作耕作;还有商业模式合作,如书店经营者与民宿业者合作,或是与在地艺术家合作等等。这类在乡村中出现的网络关系,展现了乡村互助模式,也是一种新的人情味的串连。

第四,重视营造可居生活

全世界都面临着严重且快速的老年化危机,这个现象,对于已经流失大量青壮人口的乡村而言,挑战更为明显。在日本,在二十年前就有限界集落的危机,限界集落指的是社区一半的人口为六十五岁以上,且人数少于五十人。面对这个危机,很多村落开始思考如何吸引移住人口,因而开始经营社区生活品质,将社区内闲置的房屋整理后,以便宜的租金与有机耕作的生活模式,吸引外地人居住。

第五,永续发展逐渐受到重视

气候的议题已经显而易见,在乡村中碰到的问题包括不当开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不当政策对于环境的破坏(如农地种电、大型农地开发、农舍兴建等),因而越来越多乡村开始自发性地寻求永续发展。在国外出现生态村的生活实践模式,在台湾则是开始引入里山、里海等理念。除了理念型的环境保护,亦有以科技落实农村永续发展的新兴产业。
(元沛农坊就是以科技推动永续农业,将厨余与农业废弃物成为农业堆肥,落实“从摇篮到摇篮”的资源循环概念。来源:元沛农坊脸书页面)

带着专业进入乡村,空间专业者从传统接案形式转变为“自组织”

从上述农村的细微转变中,我们看到了不同专长的人开始关注并投入乡村中;在此同时,有一些空间专业者也选择在乡村落脚,除了单纯接案的形式外,也正在实践跟随在地脉动、成长的“空间自组织”行动。

这类自组织,亦称自我组织(self-organization),在社区意涵为一群人基于某些理念而集合在一起,自组织为介于政府体制与个人行为间的一种非制式的合作模式。空间自组织(Spatial Agency),为自组织针对某些议题而进行空间上的营造行为,其参与的人员不限定是空间专业者,强调人们对于空间的自主营造能力,跳脱政府与资本主义下的管控。这些空间建造行为不是由政府或营建商主导,而是由社会公民所发起。

思考乡村究竟需要什么,展开实践,进行一场场有态度的接力赛

一位在乡村长大、返乡多年的创业者即说:
“要回来(或移居)乡村,必须知道乡村需要什么?而自己能提供的事情是否是乡村需要的?供需之间,必须对应,才会成就多赢的局面;而不是回来消费乡村资源。”

“要在农村发明新工作,而不是找工作”,这个阶段需要敢于冒险的人去“无中生有”,需要这样的人进到农村创造工作。

在对乡村进行观察与了解,在接触乡村后,发现自身城市人思维局限了对乡村想像。以往惯于用产业开发或引入就业等目标投射于乡村,但这些看似立意良善的目标,其根基应该先回归到在地需要什么,并且与在地建立链结,从土地上长出“关系”与“创意”。期待有更多的人关注乡村,并且由下而上展开一场场有态度、有能量、但可能一点都不轻松的实践力。



文章来源: 眼底城事 http://dwz.date/aM3h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