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食代来临?日本将虫虫“隐形”加入咖啡、甜点,打破消费者的恐惧心理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1-07-01 20:35
分类:全部资讯 农食科技 最新动态 食品创新
FLU_VYPR3p_growincityBANNER_468x180_0528
naturehydro banner
2019年CNN报导曾指出,每日进食的加工食品本身就难以避免食用到昆虫躯体和秽物,而随着环保意识和健康需求,越来越多国家和企业投入开发昆虫食品,从2017年芬兰推出世界上第一个昆虫面包,到后来东京多家餐饮店纷纷推出昆虫咖啡、昆虫酱油、蚕粪茶等等昆虫产品,也有专家提出若人类迟迟不敢食用,或许能将昆虫制成饲料提供畜牧业使用,以利环境发展。


ANTCICADA在网路上贩售蟋蟀拉面调理包。(图片来源:取自ANTCICADA官网)

据2019年10月CNN的报导指出,下一个可以喂饱人类又能救地球的食物也许是昆虫。市调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 预估,2024年美国可食昆虫的市场价值将逼近8000万美金,而2025年亚太地区国家的消费则可达2亿7000万美金。

每天吃的果酱里,都可能意外含有虫虫身体与秽物

绝大多数消费者不知情的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范其实容许昆虫残留的污秽量,因为无法百分之百阻隔食品制造过程中“搭顺风车”的小昆虫。许可范围为:每片巧克力,30个以上昆虫的碎片或毛发;每罐473毫升的番茄酱或披萨酱料,约2条蛆虫;每包473公克义大利面,450个昆虫碎片。我们每天吃的果酱或花生酱里,事实上都可能意外掺杂了昆虫的身体或秽物。

芬兰曾推出过昆虫面包,打破消费者恐惧心理成为挑战

早在2017年,芬兰Fazer食品烘焙部门已经推出世上第一个“昆虫面包”(Fazer Sirkkaleipä),添加养殖的蟋蟀干燥粉末,以提高面包本身的蛋白质含量。2021年5月,欧盟政府及食安评估机构立案将人类食用干燥黄粉虫合法化,日后27国可以自由贩售这个兴起的蛋白质食材。非洲、墨西哥、巴西、泰国、中国、荷兰、美国等都具有食用昆虫的文化,但对其他国家来说,这块市场的门槛颇高,抹去消费者的“恐惧”是一场艰钜的心理战。食物文化千奇百怪的日本,会用什么创新来让昆虫融入它一向追求典雅的社会文化呢?

芬兰Fazer食品推出世上第一个“昆虫面包”,里头添加了蟋蟀干燥粉末,以提高面包本身的蛋白质含量。(图片来源:取自网路)

日本“零反感”的新食文化:将虫虫“隐形”加入咖啡中

日本食品业跨入“昆虫食”,强调以“隐形”的方式置入,生产“零反感”的新食文化。由奈良大学生兼人气YouTuber昆虫食活动家Kazuki ,与昆虫食零售商Bug’s Farm携手开发的4款咖啡,分别是:蚱蜢・哥伦比亚、桑蚕・瓜地马拉、蟋蟀・巴西圣多斯/深度烘焙、蟋蟀・巴西圣多斯。

前3款皆委托大坂的精品咖啡店“WAKO”烘焙,最后1款则特地请来全国排名第4的咖啡豆烘焙师兼“SANWA COFFEE WORKS”店主西川隆士操刀焙制而成。宣称添加的是欧美昆虫食品制造商爱用的JR UNIQUE FOODS高品质昆虫粉末,消费者可以期待品尝到瓜地马拉豆的酸味掺入桑蚕的香郁,以及微微的桑叶清爽感;哥伦比亚豆的柔和顺口搭配同样温和的蚱蜢,调和成甘苦平衡的饮料;苦味少、酸味适中的巴西圣多斯豆混合香烤味的蟋蟀,具有突出的野味。然而,这些咖啡的缺点是含有类似甲壳类的成分,因此对壳类海鲜过敏的人应避免饮用。


昆虫食零售商Bug’s Farm与日本知名YouTuber昆虫食活动家Kazuki 合作,推出四款昆虫咖啡。(图片来源:取自Bug’s Farm官网)

蟋蟀酱油、蚕蛹香肠无奇不有,ANTCICADA推昆虫特色套餐

探究昆虫食魅力的餐厅“ANTCICADA”不仅在东京都为民众提供“昆虫特色套餐”,还在自家的网路店铺贩售滋味稀奇的食品,如蟋蟀酱油、黄斑黑蟋蟀和风油醋酱、蚕蛹香肠等。

ANTCICADA 协同蟋蟀研究最前线的德岛大学之GRYLLUS VENTURE及太阳绿能株式会社(TAIYO GREEN ENERGY),共同养殖美味又安全的国产蟋蟀,再进一步邀请制造商研发商品。1瓶100毫升的蟋蟀酱油由爱知县创业92年的桝冢味噌精心酿造,每瓶约使用了482只蟋蟀,经过半年的发酵与熟成产生,浓醇中散发淡淡的蟋蟀香味。

ANTCICADA的自创品牌2/3(Two Thirds)推出法式及和风油醋酱,前者1瓶100毫升当中用了40只家蟋蟀,以水煮方式提炼家蟋蟀的浓厚圆润;后者用了70只黄斑黑蟋蟀,炒过后微苦的香味揉合成此和风酱的特色。名为“Silk Sausage 丝肠”、外形像蚕茧的白色香肠,是与广岛县“.comm”共同开发的商品,以蚕蛹为主要原料制作。蚕的味道醇厚,与浓郁的鲜奶油非常对味,如丝般的绵密口感是其特征。最令人好奇的非“蚕沙珍奶”莫属,这到底是什么呢?蚕沙指的是蚕宝宝的粪,因为吃的是新鲜桑叶,故含有绿叶的清香;古时是汉方药材之一,有助于血液循环。这个“蚕沙珍奶”商品只要加温4分钟,冷却后加入牛奶,就可在家轻松享受!


ANTCICADA在网路上贩售滋味稀奇的蟋蟀酱油。(图片来源:取自ANTCICADA官网)

茶汤颜色酷似红茶的“蚕粪茶”,不含咖啡因又具桑叶香

创业于2014年的TAKEO是日本最初的昆虫食专卖店,2020年7月在东京实体店开始贩售“蚕粪茶”,利用干燥的蚕粪煮成茶汤,加入桑叶茶粉、白色颗粒的山粉圆,最后用棉花糖装饰,就是一杯令人猜不出滋味的神秘饮料。最大的卖点是,蚕粪由300年的京都老铺绢织物屋“塩野屋”所提供,而且是来自该处饲养的稀有品种“都金色”,名字形容其蚕茧的黄金色泽。蚕粪茶经冲泡后,茶汤的颜色类似红茶般令人感到熟悉,而且不含咖啡因,温和的桑叶香气是它独特的吸引力。


日本最初的昆虫食专卖店TAKEO贩售“蚕粪茶”,茶汤颜色接近红茶。(图片来源:取自TAKEO官网)

蟋蟀温泉水煎饼使用矶部温泉水,其中蟋蟀酷似坚果香

高崎经济大学创设的“FUTURENAUT”事业所研发生产的“蟋蟀温泉水煎饼”,是融合传统技法与未来食材的奢侈品。怎么说呢?它使用温泉标志发祥地“矶部温泉”的温泉水,碳酸气泡丰富的水使煎饼在口中容易化开,小麦粉的微甜、温泉中矿物质的微咸、结合蟋蟀粉那类似火炒的坚果香,标榜无食品添加物和盐巴所完成的自然风味零食。

“FUTURENAUT”事业所使用温泉水和蟋蟀粉制作饼干,其中蟋蟀粉提供了类似火炒的坚果香。(图片来源:取自FUTURENAUT官网)

昆虫或许能成为畜牧饲料?将昆虫变得更美味之前的替方

这些食品矇着眼睛吃起来或许很美味,但是一看到包装上的说明,消费者真的不会反感吗?从另一角度来看,“吃昆虫救地球”的概念还有另一方向可走。

享誉全球的环保人士大卫.铃木,曾以《神圣的平衡》一书获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卡林加奖,以及被视为“另类诺贝尔奖”之正确生活奖(Right Livelihood Award)。2018年,他在共同创立的“铃木基金会”官网上发表文章〈吃虫救地球〉,建议人们可以尝试把昆虫变成饲料的一部份,喂养家畜、牛羊、养殖鱼类或宠物,进而减少食粮不足的问题。

换句话说,铃木构思的是一条加入昆虫这一环节的食物链;比方说,用农场废弃的水果喂养黑水虻幼虫,接着制成饲料喂养牲畜,最后生产为人类食用的肉品。无论是直接吃还是间接吃,世界未被镜头分享的角落,总有人类把自然的一部分变成了食物。两难一直都在,你我该探究的是:“如何把昆虫变美味?”还是“日益增多的食欲能不能承受得住大自然的反扑?”
文章来源: Foodnext http://dwz.date/fcSN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