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农业不仅仅是时尚,新加坡迈出更大步伐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21-09-21 06:02
分类:全部资讯 农食科技 原创内容 商业投资 城市农业 最新动态 生活方式 观点评论
FLU_VYPR3p_growincityBANNER_468x180_0528
naturehydro banner
从柔佛海峡漂浮的养鱼场到工业化植物工厂,还有市中心酒店的屋顶农场,城市农业在新加坡非常的流行。新冠大流行给这个花园城市国家带来了恐慌,因为当地生产的食物只占新加坡全部所需的一小部分。依赖其他国家以维持食物供应和生计是一个国家巨大的弱点,对此新加坡政府决心纠正。



对于新加坡,从零开始发展农业并非易事,所面临的障碍包括劳动力短缺,其他低成本经济体的竞争,以及耕地不足。如何解决这些障碍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明,新加坡的城市农业是一时的时尚还是一项明智的战略。虽然食物供应在大流行期间保持不变,但在疫情爆发早期,商店里的大米和方便面等食品都被抢购一空。就在几个月前,来自马来西亚运输家禽的卡车在新冠检查站耽搁数小时而导致整车鸡的死亡。新加坡食品局已拨出数百万美元来解决这一攸关民生的挑战。

新加坡的垂直农业公司Sustenir Group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enjamin Swan表示:“没有人预计通往马来西亚的堤道会关闭或航空货运会变得更加困难。”他的公司在新加坡北郊的一个仓库里垂直种植蔬菜,并获得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投资。“我们这次很幸运。下一次大流行,谁知道会怎样呢?“

新加坡的所有农业都是城市农业。作为人口最稠密的国家之一,只要大约半小时就可以开车穿越新加坡。1965年独立时,新加坡大约四分之一的土地用于农业,而现在只有近1%的农用土地。在这几十年里,土地一点又一点地被清理出来,用于修建高层公共住房、购物中心、学校和高速公路。随着这个国家发展成为一个世界商业中心,人口也从大约200万人膨胀到570万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6.5万美元,位居世界前列。尽管取得了所有这些成功,但新加坡严重依赖海外供应,包括食物、电力、水和劳动力。多年来,政府一直在悄悄地努力减少对邻国的这种依赖,与邻国的关系也一直在波动。

新加坡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当地供应全民所需营养的30%,高于目前的10%。在多年优先考虑金融、航空、航运、石化和旅游业之后,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转移。水产养殖公司Blue Aqua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Farshad Shishehchian指出,“多年来,新加坡不必考虑自给自足。当时的观点是:‘我有钱,买得起。’但现在人们意识到,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之后,食物比任何东西都更重要!”

新加坡政府认为重点食物是鸡蛋、蔬菜和海鲜。随着全球粮食需求预计到2050年将攀升一半以上,这个国家需要把饭菜提供给国民,同时还要试图弄清楚为现有人口所需的土地面积。气候变化对一个小岛国来说是特别严重的威胁。虽然新加坡在大流行之前就采取了保护食物供应链的行动,但现在新加坡政府正敦促生产商种植更多,种植更快。

Farshad Shishehchian表示,从他位于新加坡北端的养殖场每年生产大约120吨虾,与大约3万吨的进口量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Blue Aqua International的优势不在于价格,购物者可以以低得多的价格买到印尼、马来西亚或泰国的冷冻虾;但Blue Aqua的虾是新鲜的。每天早上6点左右,运输卡车载着新鲜水产开往这个城市国家的超市。Blue Aqua正在计划扩大养殖设施,将把每年鱼产量提高到450吨,虾产量提高到320吨。自2019年以来,该公司已经从新加坡食品局获得了120万新元(合90万美元)的资助。

就像世界各地的农民一样,在照看自己土地和水源的同时,新加坡的“城市农民”也面临着各种问题,包括劳动力短缺,以及水电费用等。水产养殖公司Smith Marine的Ong Jong Yang解释道,这里的农业或养殖业存在巨大的风险。他的养殖场位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狭窄的水域内,饲养着鲈鱼、石斑鱼和笛鲷,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潮汐涌动、污染和水温变化。据Straits Times报道,2015年,有毒藻类暴发导致新加坡沿海数十个养鱼场的500吨鱼类死亡。

尽管如此,多亏了对城市农业的广泛关注,似乎每个人都想从事农业。尽管政府提供了慷慨的赠款项目,但许多人都无法坚持做下来。Ong Jong Yang表示,政府赠款可能是有帮助的,但如果不能完成这项工作,也是一种负担。

新鲜的鱼产沿着新加坡的中央高速公路隆隆地送到超市,这是好事;但是,鱼不是凭空出现的。Smith Marine的鱼种来自马来西亚,Blue Aqua的鱼群则从佛罗里达和夏威夷远道而来。那么,新加坡的粮食自给自足最终意味着什么呢?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William Chen认为,新加坡城市农业的目的并不是要完全取代海外的食品供应商。这是不现实的,而是在必要时能留出几个月的缓冲时间。从这个角度来看,“30-30”的新国策是一个可现实的目标。据估计,新加坡食品局已经拨出1.44亿新元用于相关项目,包括城市农业、替代蛋白和其他农业创新。

在垂直农业公司Sustenir,进入植物工厂需要穿上白色塑料工作服,戴上发网和手套,就像参观3M或希捷工厂的无尘室一样。3M和希捷是新加坡工业历史中的一部分,也是制造业全球化时代的象征;现在,植物工厂和农业科技创新项目也正成为新加坡持续发展的一部分,而且攸关生计。
文章来源: 城农原创整理发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