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40%的碳信用年龄超过5年以上,而农业碳信用的市场份额只有1%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22-02-13 12:36
分类:全部资讯 再生农业 农食科技 原创内容 商业投资 最新动态 观点评论
PBF
naturehydro banner
城农获悉——在全球企业和组织为抵消温室气体排放而购买的碳信用中,有近乎40%的碳信用年龄已超过了五年以上,而农业碳信用在整个碳信用市场中的份额只有1%多一点。




根据日本日经新闻最近进行的分析,在全球企业和组织为抵消温室气体排放而购买的碳信用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碳信用已超过了五年。这引发了人们对碳信用交易市场有效性和真实性的质疑。

在被分析的那些已购买的碳信用中,38%的碳信用历史已超过5年,据推测这相当于73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而有略高于4%的碳信用历史至少有10年。只有37%的碳信用额度是三年或时间更短的。

近年来,用于测量和验证固碳的技术和模型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提高了人们对建立高效和可信的碳信用市场的希望。

然而,在陈旧的、甚至可以说不那么严格的系统下产生的数以千计的碳信用仍在流通之中。这些碳信用对环境的积极影响不仅值得怀疑,而且继续交易它们可能会对碳信用价格产生负面影响,阻碍新生的市场。2021年伦敦大学学院的一项研究估计,有价值高达7亿吨碳当量的旧的碳信用,是当前市场需求的8倍。这些旧的碳信用可能会涌入市场,而它们对抵消气候暖化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在去年11月的cop26气候峰会上,各国同意将2013年作为根据1992年《京都议定书》标准产生的某些碳信用有效性的截止日期,可以将数千种带有潜在问题的碳信用资产从市场上清除。如果新的碳信用能进入市场交易,才能为达到碳中和起到作用。可是,目前农业碳信用的份额与农业食品行业本身对全球碳排放的贡献严重不成比例。

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Berkeley Carbon Trading Project的数据,与农业相关的碳信用项目只占所有碳信用的1%多一点,占比极低。然而,其他类型的土地利用,比如林业,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碳信用产生领域,提供了迄今所发放的近一半的碳信用。

该项目收集了世界各地减排计划的数据,涵盖了几个“范围区域”。尽管“农业”和“林业与土地利用”这两个类别密切相关,并有很多重叠之处,但是它们被作为各自单独的范畴。农业下涵盖了不同类型的碳信用项目,包括牧场堆肥、饲料添加剂改进灌溉管理沼气处理氮素管理水稻减排固体废物分类可持续农业和可持续放牧。

农业下的大多数项目类型都与土壤碳封存、减少径流对环境的影响以及减轻畜牧业相关的排放有关。根据GreenBiz Group的研究,虽然土壤相关的固碳努力往往比林业的前期成本更高,但从长远来看,土壤固碳可能会更快更容易。在农业中,土壤固碳有很多优势:让土壤更肥沃,农作物产量更高,而需要的化肥和农药等农资投入更少,因此每年可为农民节省可观成本。

增加碳含量还可以让土壤保持更多的水分。事实上,有机质每增加1%,每亩土地水分保有量超过1.5万升。这对于保持农田在干旱中的韧性与健康,以及在暴雨期间缓解洪涝至关重要。换句话说,土壤固碳不仅是个好主意,还让粮食供应适应气候变化并降低风险。

农民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改善农场的健康状况并实现土壤固碳。比如把作物和树木一起种植的耕作方式,农林间作,具有各种潜在的固碳效益。植物、昆虫、微生物、野生动物和牲畜的生物多样性可确保土壤得到不同的养分补充。研究发现,即使在干旱条件下,种植多种作物会比单一作物表现更好。巴西/荷兰倡导农林间作的初创公司reNature与巴西农民合作社CAMTA合作,最近通过荷兰合作银行的碳交易平台,向微软销售了价值近5000美元的碳信用。

此外,免耕和覆盖作物都可以使土壤受到保护,减少侵蚀,促进其整体健康并提高固碳能力。

根据Our World In Data,农业、林业和土地利用合起来作为一个单独的类别,占所有温室气体排放的18.4%。联合国粮农组织则认为,整个从农场到餐桌的农业食品价值链,产生的排放量几乎占全球总排放量的三分之一。若是深挖下去,农业粮食种植和生产是最大的贡献者,包括了化肥和其他农业投入品的使用;而畜牧业和水稻种植所产生的甲烷约占农食系统排放总量的35%。

考虑到所有这些估计,农业提供的碳信用额度似乎本该比当前的1%要多得多。于是,这让人们关注到现有农业碳信用产生系统的有效性,并引发了业界的疑问:这些碳信用系统是否会被滥用,正成为企业“漂绿”的工具与帮凶。

那么,是什么阻碍了农业碳信用的发展呢?Indigo Ag和Nori等科技初创公司已经建立了旨在帮助农民出售碳信用的测量和营销服务;Indigo Ag还与美国农民合作社Growmark和种业巨头科迪华达成了独家协议,以吸引更多农民加入到碳信用市场。

然而,由于缺乏被广泛认可的、成本效益高的土壤固碳测量、报告和验证的方法和标准,农业碳信用的潜力正受到限制。碳在自然界中一直在不断地被储存和释放,要准确追踪非常困难,并需要更好的数据。土壤采样是一个费力、耗时且相对昂贵的过程,使一些初创公司想出成本更低且可替代的方法来测量土壤固碳。比如,Regrow其土壤固碳测量、报告和验证的工具与第三方农场管理软件集成;Boomitra试图通过从卫星图像收集的大量数据来实现;而FarmLab正在利用现有的土壤样本来建立更广泛地区的“固碳地图”。

对于已经做出改变的农民来说,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但许多人仍然看不到参与碳信用计划的价值,以及考虑到转向再生农业的潜在成本和困难;再加上土壤固碳验证方法缺乏透明度,又有多种相互竞争的碳交易服务可供选择,也就意味着许多人认为暂时避开农业碳信用市场更安全和更简单。

关于土壤固碳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多年,大量的报道会让你相信它要么是应对气候变化的灵丹妙药,要么不值一提,但真相介于两者之间。只有更好的测量、报告和验证的方法和标准,我们才会发现土壤固碳的新潜力,有助于为农业碳信用市场铺平道路,建立一个全新的值得信赖的碳经济资产类别,并培育出更健康的农场、食品和社区。
文章来源: 城农原创整理发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