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警告:替代蛋白不会拯救地球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22-04-12 10:48
分类:全部资讯 农食科技 原创内容 最新动态 研究报告 观点评论
PBF
naturehydro banner
替代蛋白一直被认为是排放密集型食品系统的关键解决方案,并在过去几年内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但最近的一份新报告称,替代蛋白“无法拯救地球”。



根据布鲁塞尔国际可持续食品系统专家小组(IPES-Food)上周发布的报告《蛋白质政治》,虽然细胞培养肉和植物肉以及精密的畜牧水产养殖,承诺提供更健康、更可持续和更环保的产品,但这些说法的证据极为有限且有投机性,是围绕蛋白质短缺和畜牧业生产问题而进行的营销炒作,具有误导性并把问题简单化了。

非营利组织IPES-Food由慈善基金资助,包括从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的11th Hour Project,,但拒绝从政府和企业融资。该组织指出,事实上现在我们非常依赖于工业化的单一栽培生产系统和能源密集型工艺来生产获取关键的食物成分,可能危及数百万食品生产者的生计。

这份报告希望能扩大围绕高蛋白食品的讨论,但避免对蛋白质的过度强调。该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密歇根州立大学社区可持续发展系的副教授Phil Howard表示,蛋白质只是一种营养,但并非是世界人口严重缺乏的营养。

然而,替代蛋白的支持者表示,现有数据表明,替代蛋白对地球产生了“重大的积极影响”。比如,食品科技风投机构Synthesis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David Welch指出,当与可再生能源相结合时,细胞培养肉类这样耗能的技术仍然比传统鸡肉有所改善,土地使用量减少了63%,空气污染减少了29%,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了17%。

传统蛋白质生产现状不是好的选项

IPES-Food在其报告中承认,传统的动物蛋白质生产系统现状根本不是一种好的选择。毫无疑问,当畜牧业系统继续占据全球近80%的农田时,我们所面临的可持续性挑战是无法得到解决的;所以,必须大幅缩减依赖饲料作物的集约化畜牧业系统。

然而,围绕畜牧业,尤其是肉类的辩论缺乏差别对待,忽视了生产体系的地区性差异和背景差异。这可能会促使政策制定者“从无所作为转变为误入歧途的行动”,并采取一刀切的方法,而不是解决根本问题。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研究,目前世界上生产、加工、运输、消费和食物浪费造成了近三分之一的人为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暖化,其中森林砍伐和反刍动物打嗝放屁是两个最大的来源。

借助相关纪录片的推波助澜,如关于再生农业以及渔业的,使这些问题在去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围绕农业、肉类和蛋白质的辩论已经进入主流视野。但是,对于肉类食品的可持续性挑战通常被压缩为单一维度,即温室气体排放(二氧化碳或甲烷),而忽略其他关键的可持续挑战, 如生物多样性丧失、化学污染、土地退化、生计压力、饥饿和微量营养素缺乏等。

掌握在几个大财团手中?

在全球范围内,肉类的年消费量在过去20年里有所增加,部分原因是人口增长和经济繁荣。然而,根据牛津大学的Our World in Data项目,肉类消费仍是高收入国家最高。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2022年1月发表在《自然食品》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如果54个富裕国家转向更多植物性饮食,世界将看到碳排的“双重红利”,不仅每年减少61%的排放量,而且还能释放出相当于欧盟大小的区域来固碳。这篇论文没有涉及细胞培养肉或以植物肉的优点。

然而,该报告指出,试图模仿肉类味道和质地而深度加工的替代蛋白产品,对于要改变饮食模式来说,是一个非常有问题的方式。这样一来实际在倾向和强调肉类以及肉类替代品,反而让人们更加远离多样化和轻加工的饮食。替代蛋白中的许多声明措辞都是为了促进技术性修复,没有从根本考虑到食物是如何生产的,以及各个地区的差异性。

所以,该报告认为这类方法只会加剧当前的问题,而不是解决最初造成这些问题的政治和经济因素。

IPES-Food还发出警告,肉类产品大部分是由工业化畜牧业系统供应,而非小农户。像JBS、嘉吉和泰森食品等拥有巨大市场份额和政治影响力的大型跨国公司正控制着全球肉类行业,并且它们已经在收购或开发了植物肉和乳品替代品,从而可能使当前食品体系的不平等永久化。

替代蛋白的支持者反驳该报告提出的观点,指出过去五年推出的许多替代蛋白产品是更可持续和更健康的肉类替代品,以代替西方饮食中普遍存在汉堡和炸鸡块等深度加工的肉类产品。替代蛋白行业仍然年轻,正在提高效率和可持续性。比如,许多公司开始使用更多样化的原料选择,从豆类到真菌蛋白,甚至是只靠消耗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蛋白的细菌。该行业正在摆脱对大豆和小麦等单一种植作物的依赖。

另外,对大型肉类企业参与替代蛋白行业持健康的怀疑态度是件好事,但总体来说,替代蛋白的支持者们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趋势。因为这些国际跨国公司拥有足够的规模、供应链以及接触到最终消费者的渠道,从而可以加速向更可持续的蛋白质供应过渡。

IPES-Food在报告中提出了他们的建议:

1. 把焦点从“蛋白质转型”转向“可持续食品系统转型”和“可持续食品政策转型”。
2. 因地制宜,全面考虑各方面的改革路径。可持续发展要从地区层面开始,衡量什么最重要,以及哪里最重要。
3. 从“大蛋白质”系统中回收公共资源,重新调整创新路径与公共利益,并重新开始讨论相关议题。

让我们现实一些吧,仅仅依靠替代蛋白单一解决方案,是不可能拯救地球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替代蛋白的作用,它是改造整个农业食品系统中的一部分。替代蛋白公司的存在是为了在不损害人类、动物或地球的情况下满足世界对“肉类”的胃口,并以此为契机让消费者尝试多样化的蛋白质食物来源,在植物性和传统肉类之外提供更多的选择,从而颠覆传统的畜牧业系统。


参考资料:

Sun, Z., Scherer, L., Tukker, A. et al. Dietary change in high-income nations alone can lead to substantial double climate dividend. Nat Food 3, 29–37 (2022). https://doi.org/10.1038/s43016-021-00431-5

文章来源: 城农原创整理发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