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畜牧水产和替代蛋白行业的炒作

发布者:bpadmin
发布时间:2022-04-17 05:41
分类:全部资讯 农食科技 原创内容 最新动态 畜牧水产 观点评论
PBF
naturehydro banner
公众当下农业食品系统的问题的认识有所提高,各国政府已认识到采取行动的紧迫性。畜牧业系统依赖于大量的饲料作物,并占据全球多达80%的农田;毫无疑问,我们面临的可持续性挑战无法应对。虽然人们就健康和可持续饮食的一般情况达成了广泛共识,但由于行业团体、投资者、有影响力的媒体和许多其他利益相关者都加入了这场辩论,在这方面的讨论充斥了许多自相矛盾的主张。目前,该领域主要有八个关键的流行说法,它们设定了辩论的条件和前提,并推动了自问自答,相互矛盾式的回应。

如果他们能让你问错的问题,他们就不必担心答案了!—— 托马斯·品钦《万有引力之虹》



说法1:“我们需要更多的蛋白质来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需求”

蛋白质供应与人口需求之间存在“缺口”的说法长期以来在全球粮食系统的辩论中广为流传。随着营养学越来越受欢迎和重视,肉类及乳制品行业寻求出口机会,几十年来所开发得项目一直由富含蛋白质治疗产品和牛奶营销主导。尽管其中一些方法在20世纪70年代已经被打假揭穿,但争论仍然以蛋白质为中心。面对供应限制和不断上升的需求,现在的重点是生产足够的蛋白质来满足世界的需求。然而,有证据表明,就全球供应和营养需求而言,并不存在“蛋白质缺口”,贫困和难以获得食物才是各种食物摄取不足的主要驱动因素。

如今,对蛋白质的过度关注也体现在媒体对农业食品体系的报道、“蛋白质公司”的出现、向消费者推销越来越多的“高蛋白”食品,以及专业的高蛋白饮食。虽然这些是间接的,有时是无意的,但呼吁向蛋白质转变往往会加强以蛋白质为中心的方法来解决农业食品系统问题。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动物食品产业;大型农民团体;替代蛋白产业;国际组织和研究机构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蛋白质缺乏;人口增长;发展不足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增加肉类和乳制品的生产和贸易;营养干预;高蛋白食品

哪些问题被忽视?
脱贫;营养饮食的获取;缺乏微量营养元素;环境问题


说法2:“吃红肉对身体不好”

关于红肉影响健康的说法是基于大量证据,将慢性病风险与摄入红肉及加工肉联系起来。这些说法往往伴随着限制或消除红肉饮食的建议,或者促进弹性素食和全素食饮食。

然而,流行于媒体的说法笼统夸大了红肉的健康风险,因为健康风险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牲畜的饲养和加工的过程,以及肉类食物是如何准备和摄入的。与此同时,红肉是世界各地许多人的微量营养素和高质量生物可用蛋白的重要来源,这一事实却经常被故意忽视。

此外,这类说法往往缺乏牲畜(肉类)如何与人类健康相互作用的整体观点。尽管它们不像营养影响那样直接,但一些严重的人类健康风险是由工业化畜牧业造成的环境污染所造成的。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一些医学协会和健康活动人士;素食团体;替代蛋白产业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红肉引发慢性病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饮食中减少或消除红肉

哪些问题被忽视?
粮食不安全人群获得营养饮食的机会;不同生产系统和制备方法的影响;畜牧业带来的环境健康风险


说法3:“畜牧业生产与气候及可持续发展目标不兼容”

大量研究指出,畜牧业是全球气候变化、土地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驱动因素,导致许多人质疑畜牧业与向可持续发展过渡的兼容性。然而,在这一领域的主张往往依赖于简单化的方法,没有考虑到牲畜与生态系统相互作用的复杂性,也没有考虑到工业化和农业生态牲畜系统之间以及世界各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

只关注蛋白质对应温室气体等狭义指标,忽视了可持续性的其他关键和相互关联的方面(例如,生物多样性、资源效率、生计等等)。这里还忽视了畜牧业在许多农业社区中发挥的多功能作用,以及在许多情况下,畜牧业可能比其他土地用途和经济活动更有利。

生命周期评估允许更全面地捕捉影响,但边界和方法仍然存在争议。因此,关于畜牧业可持续性影响的笼统说法极具误导性,最终会将几乎不可比较的生产系统混为一谈。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替代蛋白产业;素食团体;许多环境团体、民间社会组织和科学机构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畜牧业造成气候变化、土地退化、生物多样性丧失、水和土壤污染等环境问题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应大幅减少畜牧业生产及消费,取而代之的是植物性饮食(包括替代蛋白)

哪些问题被忽视?
畜牧系统之间的差异;放牧系统和牧场系统的多功能;地区生计


说法4“肉、乳品和鱼是我们饮食的一部分”

动物来源食物的文化根基经常被认为是饮食转变的主要障碍,也是支持“替代蛋白”的论据之一。一些业界人士认为,高度类似肉类的创新产品是减少肉类和其他动物来源食物的唯一可行方法。

很明显,饲养和食用动物在塑造人类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吃肉是世界各地许多烹饪传统和饮食文化的一部分。然而,围绕动物来源食物的文化规范仍然高度多样化,反映了与动物的多元关系,而且也在不断演变中。

企业战略和政府政策指导重塑消费者的习惯。目前对动物来源食物的高消费趋势源于快餐系统的工业化、西式饮食的推广以及重新构建下的食品获取渠道。

尽管市场营销在努力利用对肉类的文化依恋,但目前的趋势尚未构成一个长期的文化规范,所以肉类和动物在我们社会中的角色可能会进一步发生重大转变。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肉类和乳制品行业;替代蛋白行业;农民组织;消费者团体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吃肉是文化和身份认同的核心,不能且不应该简单地被淘汰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继续食用动物来源食物或采用高度相似肉类替代品

哪些问题被忽视?
多元的肉类饮食文化;食品文化的流动性;营销/游说在塑造饮食偏好中的作用


说法5“替代蛋白对动物、人类和地球都是双赢”

植物肉、植物奶、海鲜替代品以及细胞培养肉正被迅速开发和推出,因为他们都声称,有能力减少对环境的影响,改善饮食,并使动物免于屠宰。

通过与工业化生产的同类产品进行直接比较,替代蛋白可能会改善个体的可持续性指标。然而,到目前为止,证据是有限的和投机性的,特别对于细胞培养肉来说。对健康和可持续性的影响最终取决于使用了什么成分,它们是如何生产和加工的,以及它们正在取代什么和将在哪里销售。它们中许多最新的替代物依赖于能源密集型超加工过程来生产关键成分,以及从工业化单一栽培系统来采购。

替代蛋白也代表了食品系统工业化的一个新阶段,相反它可能会削弱农业食品系统的韧性,危及数百万普通农食生产者的生计,并强化一种“餐盘为中心”的饮食方式,而非支持对饮食方式的变革。因此,有关替代蛋白是“双赢”的大胆断言是具有误导性的。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替代蛋白产业;一些素食组织、动物福利团体;有影响力投资者;投资替代蛋白的肉类企业;媒体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动物来源食物对环境、健康和动物福利的影响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用植物基替代品还有细胞培养肉类部分或全部替代动物肉

哪些问题被忽视?
劳动与生计;适应性;创新与权力关系;整体饮食与农业食物系统变革


说法6“野生鱼类捕获量停滞不前,水产养殖产量应该增加”

鱼和海鲜是30多亿人的重要营养食物来源。随着野生鱼类捕捞停滞不前达数十年,水产养殖被作为提高鱼类产量、解决蛋白质缺口和满足更广泛的营养需求的一种可持续方式加以推广。然而,水产养殖系统的影响大不相同,取决于养殖的物种、外部投入的要求(如鱼饲料)、养殖系统形式和政治经济背景。投入密集型、饲养单一物种的水产养殖系统正在快速增长,并产生一系列的负面影响。

从总体上讲,促进水产养殖为进一步扩大威胁粮食安全和可持续性的生产模式开了绿灯,反而让它们本应解决的问题更严重。通过全球以蛋白质为中心的视角处理水产养殖,也意味着忽视生态水产养殖的整体效益(例如多营养系统),忽视世界各地许多社区的需求。对一些社区来说,小规模渔业和水产养殖系统是保证生计、健康、可持续饮食的来源。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水产养殖业;海洋科学家;环保组织;政府和国际组织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野生捕捞渔业不可持续,需要更多富含蛋白质的食物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水产养殖的持续扩张、升级和技术改进,尤其是投入密集型的单一物种养殖

哪些问题被忽视?
社区生计;环境污染、资源枯竭和对粮食安全的连锁反应;生态水产养殖模式;权力关系


说法7技术进步可以迅速减少畜牧业的负面影响”

技术创新经常被强调为减少影响和提高工业化畜牧系统生产力的一种手段。农业企业所推销的“精准养殖”技术套餐和新的育种方法可能会带来初步的收益,但它们仍会加强所生产动物的一致性和密度,造成环境和流行病风险,引发更多问题(通常有时间滞后),并削弱产业韧性。

此外,技术改进也往往是为大型农场所设计,忽视了小型生产者的需求。因此,这些创新路径不太可能取代现行农业食品体系的更广泛改革,往往只是把重点从系统性问题上转移而已。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农业企业;牲畜业协会;肉类加工商;全球农业发展伙伴组织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动物源食品生产的问题是技术问题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更好的养殖技术、精准数字化、废物消化器、疫苗等等

哪些问题被忽视?
多样化农业生态;路径依赖和机会成本;小规模牧业和畜牧系统的重新设计


说法8再生畜牧系统可以解决气候变化和土壤退化等环境问题”

根据一系列的说法,将大量动物转移到轮牧系统是解决牲畜环境问题的答案。有证据可以证实,通过将边际土地专门用于畜牧业来提高效率,管理良好的牧场系统显示出相当大的土壤固碳潜力。然而,一些关于“再生畜牧管理”和“碳农业”潜力的说法有可能夸大土壤固碳的能力,同时把温室气体与其他相互关联的挑战分开,比如生物多样性丧失。

与此同时,企业主导的计划将再生农业降低为普遍的管理补救措施,缺乏为农民重新设计生产系统所需的整体愿景和结构性支持。总而言之,围绕再生牲畜解决方案的讨论可能只是为了证明未来动物性食品的高水平生产和消费依然是合理的。

谁提出、利用和宣传这一说法?
大型土地所有者和牲畜生产者;主要食品加工商、制造商和零售商;有影响力的投资者;碳信用企业;一些民间社会组织

他们所定义的问题是什么?
土壤退化、气候变化与工业化饲养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轮牧和更新管理方式,在退化土壤中固碳

哪些问题被忽视?
农业中固碳限度;其他行业的气候责任;社会和政治挑战,包括土地利用的复杂性和历史遗留问题


现在有很多关于肉类和蛋白质的炒作,但是它们只狭隘地关注碳排,忽略了食物是如何生产的。这些炒作没有看到整个食物系统的大背景,忽视了世界各地区之间的差异,专注于过度简单化的“魔法”解决方案。我们应该专注于实现向“可持续食品系统”的转型,而不是“蛋白质转型”;应从当地地区一级开始,优先实施农业食品可持续发展所有方面的改革,并重新调整农食产业的创新路径与公共利益。
文章来源: 城农原创整理发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来修改内容。

分享到:

更多都市农业